首页  »  小说专区  »  校园春色  »  [我的露出-摄影比赛][完]
[我的露出-摄影比赛][完]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姐姐骚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这个周末,我如常来到小岸她们寝室,和以往不同,这次她们围坐在桌子边上,看见我进来并没有什幺反应。看着她们写写画画的似乎在讨论着什幺,我边好奇,边脱光了我身上的所有衣服。

「咦?她们好像也没要求我什幺啊?」我已经习惯成自然了,不过已经脱下来了,我也懒得再穿上,顶多就是被她们羞辱一番,我好像已经习惯她们的嘲讽了。我光着屁股站在她们身后,看看她们是不是又再想什幺变态的游戏玩弄我。

过了一会,她们结束了讨论,一脸严肃的围着桌子坐了一圈。

「真真,之前是我们不好,让你那幺冒险。」小刘一反常态的话让我吓了一跳,她们良心发现了?

「我们不能只让你一个人承担风险,让你一个人担惊受怕的。」她们不会也要加入裸奔行列吧?不过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她们又想出新的玩法了。

「我们决定要分担你的风险,和你一起去体验这种刺激。」想我没风险,别玩我不就得了,真是的,我暗暗的想着。

「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举行一个摄影比赛,就是我们分别录下一段你裸奔的录影,最后看谁的录影更加刺激,当然你不是一个人,录影的人必须要紧随你的左右的。」小岸边解释着,边给我递过一张单子。

「摄影比赛评分方法:

一、时间:持续露出的时间长短。

二、地点:露出的场合——1、可视程度2、周围人群密度3、掩体多少。

三、事件:变态行为——1、自慰到高潮2、排泄3、放水4、野外灌肠5、被其他人虐待6、其它以上行为均需在随时被发现的情况下完成,每完成一次加一分。

四、危险系数:所遇危险的次数X危险条件下持续的时间(min)五、加分项:1、三个铜铃2、手铐3、脚铐4、阴道填塞物5、肛门填塞物6、灌肠每项加一分,使用手铐必须将手捆绑于身后,脚铐、阴道及肛门填塞物大小长短固定,灌肠1500ml。

以上五项按照参与人数名次给分,即:五人参与,第一名5分,最后一名1分,各项得分相加,最高分的胜出。

要求:整个过程,1、必须全身赤裸(鞋子酌情)。

2、不许彩绘。

3、一旦被发现并无处可逃立即结束。

4、保证人身安全。

5、浴室等没有危险的地方不算。

6、拍摄者必须相伴,不得远距离拍摄。

7、每人只能拍摄一场,不许反覆拍摄选择最佳。」看着这张让我哭笑不得的比赛要求,我知道我的未来一段时间有得玩了。

首先开始这个游戏的是小剑。我一直很奇怪,为什幺一个女孩子会起了一个男孩子的名字?不过小剑也人如其名,为人直爽如男孩子般,平时她们羞辱我的时候,小剑不像小刘般那幺阴险,想法设法折磨我,但是单纯的她却如同对玩具般很享受玩我的乐趣。这次也不例外,其他人在精心设计想方设法希望获取高分时,小剑却很开心的开始享受这个刺激的游戏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三中午,与以往不同的是我没有在学校准备上课,而是被小剑相约在她们学校一起吃饭。小剑没有特殊要求什幺,这也是我少有的几次以正常人的方式出现在她们学校里,不过我知道这不会只是个简单聚餐,为了方便我只穿了一件深色连衣裙,踩着一双凉鞋,来到了小剑学校的食堂。

当我到达时,小剑已经在等我了,简单的买了些食物,我们面对面坐下。

「今天下午和我出去,完成上次提的那个游戏。」刚一落座,急性子的小剑就告诉了我来此的目的。

「我先跟你说一下计划,你看看行不行,我也不希望你被发现。」小剑还是很直率的:「今天下午我要去教画画,请你来当模特,有报酬的哦,顺便可以赚点外快。呵呵呵!」我只知道小剑多才多艺,但没想到她的绘画水准可以当老师了都。

「哦,那我是不是应该换件正式一点的衣服啊?」我摸不清当模特和那个游戏有什幺联系。

「傻瓜,你这个模特是不穿衣服的,还换什幺衣服啊?呵呵呵!」果然,虽然之前就隐约有所感觉,但我还说被小剑的提议吓了一大跳。

「不行吧,万一你的学生里有我的同学,我就没法混了啊!」「不会的,我教的是老年大学,一群老头和老太太,而且在郊区呢!离市区也挺远的,不会有人认识你的。」「那万一别人看到他们的画认出了我,怎幺办啊?」我还是觉得这个挺危险的。

「都是业余的练习一下素描,哪会画得那幺好啊?再说今天是给他们考试,他们画好后我会把画都收上来的,这样你放心了吧?」小剑没有强迫的意思,不过我心里却似乎充满了期待。

吃过中午,我们就出发了,在路上小剑跟我说了下细节,虽然挺冒险的,不过我觉得还是没有大的漏洞,也就没再说什幺。

我们下午3点才到达目的地,离市区那幺远,真不知道小剑是怎幺找到的这个工作。这是一所小学,很小,只有一个五层高的主教学楼,楼前是一个空空的篮球场,被一排矮小茂密的树木隔开。

据小剑介绍,每周这一天的下午这个学校放假,所有学生和正式的老师一般都不会呆在学校里的,下午只是陆陆续续会有来上课的老年人和一些像她这样的老师,所有人一般都是在上课前几分钟才会到,上完课就会离开,所以危险性并不是很大。

小剑的课是4点开始,按照小剑的计划,我们首先来到楼顶,我把身上仅有的一件衣服脱了下来,连同我的鞋子一并交给小剑,此时小剑的游戏正式开始。

小剑上课的教室在三楼,楼梯在教学楼的两侧,我就这样赤身裸体的从楼顶下到教室,当然这种任务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新鲜感和刺激性了,穿过空荡荡的楼道,很顺利地来到了我们的教室。因为离上课时间还远,教室里也同样是空荡荡的。

小剑让我先爬上教室中央的桌子适应一下,虽然是可以合理的没有危险的裸体,但是站在上面的感觉还是让我有一丝的紧张,或者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小剑围着我转了一圈,最后她的目光集中到了我略微有些湿润的下体。

「这可不行哦,万一到时你兴奋得流了出来怎幺办呢?」我知道小剑的担心不无道理,现在还没有人时我都这个样子,到时的确有可能出丑呢!

「幸好我早想到了,这个给你。」看着小剑递过来的卫生条,我暗想这倒的确是个好主意。

小剑又拿出一个胶管:「给你增加点挑战,去灌肠吧!」等我都弄好了回来,看见小剑已经把摄像机安置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

我和小剑聊了会天,不久开始断断续续有学生进来了。虽然是学生,但年龄起码也50岁以上了,老太太居多,虽然也有几个老大爷,也许是小剑上节课提到裸模的事情,她们进来看到我虽然有些惊讶,但并没有什幺太大的反应。

随着学生来得越来越多,底下的议论声也逐渐多了起来,侧耳倾听,她们用上海话议论着,焦点主要集中在我被穿孔的三点处,显然她们对我持鄙视态度。

也许是认为我听不懂吧,上海人的确不太可能来这种地方做裸模,她们的话语很难听,认为我是个不正经的女人,肯定是在外面混社会的,为了一点点报酬不惜出卖肉体。

听着她们的羞辱,被她们蔑视的眼光打量着,我被虐的欲望一点一点的被激了起来,幸好小剑提前给我准备了卫生条,不然我的淫液大概已经流了出来。

4点很快就到了,开始上课。小剑首先宣布了一下考试规则,素描两个半小时,下课交,然后介绍了一下我,当然不会透露我的信息,然后就开始绘画了。

我被要求面对着学生坐在教室中央的桌子上,双手向后支撑着身体,左腿曲起,右腿伸直,双腿微微分开,做出一个仰望天空的姿势。虽然学生们多数坐在我的侧面,不过还是有些人坐在了面向我下体的位置,由于双腿略微分开,我无毛的阴部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无所事是的我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我现在处境,一丝不挂的供人观赏,钉上乳环和阴环的三点隐秘处随意地被人欣赏、评价,鄙夷、暴露以及被虐的快感开始充斥着我的大脑,好渴望躺下来爱抚我的私部,在那幺多人的注视下自慰到高潮,用耻辱的行为为观众们证实我的确是一个下贱淫荡的暴露狂。

想着想着,我的下体开始犯滥,虽然有了防护措施,不过犯滥的淫液冲破防线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好了,时间到了,同学们停止绘画吧!」就在我觉得大腿根部已经潮湿不已的时候,小剑的声音传了过来。

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我的手已经麻了,小剑的话如同特赦令一般瞬间冲破了我的防线,我的手一软,顺势躺倒在桌子上。我想翻身坐起来,不想侧过身用手支撑身体时才发现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略微挺起的身体一下子又倒了下去,此时我硕大的乳房以及光秃秃的私部完全面向观众。

看着我以一个淫荡的姿势躺在桌子上,所有同学都是一愣,小剑见此急忙招呼他们上交「考卷」。看着他们不断鄙夷地瞧着侧躺着的自己,我心中如同有团火一般渴望着让自己一泄千里,直上云霄。

「该起来了吧,我的睡美人。」终于所有人都出去了,我麻木的胳膊也已经恢复知觉,应和着小剑的招呼,我翻身坐了起来。

「怎幺样,过瘾吧?呵呵呵,累不累?走,吃东西去。」开朗的小剑对我还是很好的。

「把小铜铃挂上吧,也给我加点分。呵呵呵!」小剑恳求的口吻让我没法拒绝。我本来就不算小的乳房被铜铃拉扯得有些下坠,显得更加丰满,下体的小铃铛摩擦着我的大腿根部,让我本来就没有被满足的欲火更加旺盛。

「走啦,一会就让你满足,小荡妇。呵呵呵!」小剑看到我不断抚摸着自己的阴蒂,开心的跟我开着玩笑。

由于刚才耽搁了一小会,现在教学楼里的人已经都走空了,而晚上上课的学生都还没有来。我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跟着小剑走出了教室,毫无刺激的来到了教学楼的正门。

现在还没到晚上7点,虽说太阳已经下山了,但是余辉依然照耀着天空。教学楼前的操场上还有一群热血少 年在利用这有限的光亮,把自己最后的一点体力消耗在篮球事业上。

由于之前的一切太缺乏刺激性,我的警觉性已经降到了最低,而且欲望不满的遗憾让我的羞耻感也有些淡漠,当我们走出教学楼的一瞬间,我恍惚以为我是要为那群热血少 年进行性启蒙教育的。

就在我径直地向他们走去时,小剑及时拉住了我,看着她惊讶的表情,我一下子从自己的幻想中惊醒,少 年们进球后的欢呼声让我惊出一声冷汗,在小剑的引领下,我弯下身子,隐藏到茂密的小树丛后面。

根据小剑的指引,我们是要沿着主楼前的小树丛走到校园的最右侧,穿过小门去到她的办公室。小树丛不高,刚好可以遮挡住我的身体,不过我裸露的双肩是会暴露在树木的上端。

我本想半蹲着走过去,却被小剑制止了。这倒也没什幺,到达那个小门的路途并不算远,天已经开始变暗,少 年们的注意力也完全被篮球吸引着,身后的教学楼空荡荡的,连开灯的教室都没有,应该是没什幺危险的。

我一边侦查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尾随着小剑向目的地进发。就在我庆幸如此简单的一个任务时,忽然听见小剑低声说:「别动。」我急忙抱住裸露的胸部,环视周围,寻找危险的来源。

「别担心,只是有个附加任务,别紧张。」小剑的话让我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让你辛苦了一下午,也没给你机会到高潮,真不好意思,你就在这满足一下自己吧!呵呵呵!」小剑从包里拿出一根粗大的假阴茎,坏笑着递给了我。

此时我们正好在那群少 年篮框的正后方,按照小剑的要求我要站直,把香肩露出来,假装观看少 年打球。我有些害怕裸露的肩部会把自己出卖,小剑给我打气道:「别怕,他们那幺专心的打球,注意不到这边的,而且天也开始黑了,他们也看不清楚,顶多就是以为有给衣着性感的阿姨在欣赏他们了,呵呵呵!快点开始吧,早完事咱们早点去吃晚饭,你也饿了,不是吗?」我接过这个粗大的自慰棒,心怀顾虑地揉搓着自己的下体。其实我的淫液早就犯滥了,不一会,我淫荡的下体就毫不费力地把这根粗大的假阴茎吞了进去。

很快我就进入了忘我的境界,压抑已久的淫欲充斥了我的大脑,我幻想着这群少 年围绕在我的周围,好奇地注视着这个白嫩裸露的大姐姐,无所顾忌地抽插着自己的下体,不断发出急促的喘息以及销魂的呻吟声,享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突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篮球,这不是幻觉,就在篮球砸到我裸露的肩膀的一瞬间,我的全身抽搐,双腿一软坐倒在地上,也许是惊吓,也许是压抑太久的欲望的发泄,叫床声不由自主地冲出了咽喉,巨大的呻吟声让我也吓了一大跳。

同时一个篮球掉落在我的身旁,突如其来的变故以及高潮过后的松弛让我的肛门一松,在我体内忍耐以久的灌肠液喷射而出,我那不争气的膀胱此时也完全抑制不住地将尿液迸射出体外,如往常一样,高潮的同时我又大小便失禁了。

「哦,对不起,姐姐没事吧?」少 年的声音由远而近。

「姐姐没事,把球给你们。」聪明的小剑急忙捡起球扔了过去。

「哦,真的没问题吗?姐姐好像摔倒了呢!」那小朋友的声音并没有远去。

小剑急忙拉我,我顾不得湿漉漉的下半身,赶忙站起来让这个小大人放心。

「姐姐没什幺的。」我本能的想抱住胸部,挡住裸露的肩部,幸好小剑及时拦住我的手。要知道,有小树丛的遮挡,他们是看不到我肩部以下的,遮挡的话反倒让人起疑。

「那就好,姐姐,不好意思哦!」少 年没有怀疑什幺,又专心的投身到他们的篮球事业中了。

我庆幸自己已经习惯于出来之前清洗乾净自己的屁眼,不然肮脏的下体以及臭臭的便便可是我不能允许的呢!

小剑满意地记录下这个惊险一幕之后,带着我穿过小门。此时我才发现原来小门之后还有一个小院子,四周围着一圈平房。

「这是个幼稚园,和那个小学都是属于这个社区的,所以平时我们的办公室就在这边。」小剑边解释,边给我领到一个小屋里。

「这就我会来,其他人一般都不过来。咱们放心的吃点东西吧,等下才是今晚的高潮呢!」小剑得意地给了诧异的我一个坏坏的笑,原来她还留了一手没跟我说。

吃过晚饭,我们又坐着休息了一会,我跟小剑左聊右聊,希望能探听出一些端倪,但是这个家伙的嘴很严,只是告诉我会很刺激而且很安全。我心有不甘,想再继续打听的时候,小剑看了下表,站起身:“走吧,很快你就能知道了。”

我们沿着原路返回教学楼,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篮球场上的热血少 年已经都回家了。教室的灯光有一多半已经点亮,看来晚上上课的人并不少,教学楼已经不想我们出来时那幺安全了。

教学楼的大厅灯火通明,但是却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虽然我现在赤身裸体的暴露在险境之中,也许是长期裸奔训练的结果,我的心里没有一丝慌张,此地的露出和以前小刘她们的变态要求相比,完全没有难度,是小剑低估了我的变态程度吗?我心中暗想着,尾随着小剑来到楼梯口。

小剑沿着楼梯向楼下走去,“咦?是地下室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小剑神秘的冲我笑了一下,此时我才发现这个楼梯下是个死胡同。就在我纳闷的时候,小剑打开了墙上的电闸盒,手起闸落,整个教学楼陷入了黑暗之中。

小剑拉着我向楼上走去,我大概明白了小剑的计划,她是希望我借助黑暗的掩护,在人群中裸奔,这个的确很有意思,我的身体又开始有了反应,下体开始湿润起来。

当我们再次返回一楼的时候,楼道里已经开始有了喧哗声,虽然楼里的灯已经完全熄灭了,但是楼外星星点点的灯光,让大厅里依稀可以看到人影。

小剑递给我两瓶沉甸甸的可乐瓶,以及一个粗大的按摩棒。示意我坐到门口的角落里,要求我在这个出楼的必经之地,在这个若隐若现的角落,当着所有学生面,自己给自己灌肠并自慰到高潮。

小剑的设计的确很有创意,现在一楼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了教室,我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人影晃动,耳边嘈杂的脚步声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大脑。

我先面朝墙趴到在地,将屁股高高翘起,让自己的私部位于最高点,完全面对走出教学楼的学生,将沉甸甸的可乐瓶插入我的阴部,此时在这种紧张的时刻,我的私处早已淫液横流了,可乐瓶口完全没有阻力的插进我的下体,使劲的抽插了两下,阴蒂上的铜铃伴随着可乐瓶的进出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本已完全被淫欲侵占的大脑猛的绷紧了一下,羞耻心瞬间让我的动作停止,由于背朝着人群,我依靠自己敏锐的听力仔细搜索着我被发现的证据,耳边的脚步声已经自乱而急促,虽然有人低声议论着似乎有什幺声音,但是幸运的我没有被发现。我松了一口气,拔出已经被我的淫液浸湿的可乐瓶,开始向我的屁眼塞,在淫液的润滑下,可乐瓶轻松的穿透我的后庭,我再次撅起我丰满的臀部,屁眼中传来一阵清凉。随着我的下腹不断涨满,我的头脑重新被淫欲占领。当灌肠液倒尽的一刻,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心,我渴望被人看到我下贱的样子,渴望有人虐待我肮脏的身体。我翻身坐倒在冰冷的地上,张开大腿,用粗大的按摩棒使劲的揉搓我饥渴难耐的私处。耳边的脚步声让我的浮想联翩:全校的师生众星捧月般的围在我的周围,观赏着一个淫兽,赤条条的打开自己的下半身,让人观赏,供人唾弃,这个淫荡的女人还在恬不知耻的当众自慰,众人的辱骂只会让这个变态更加兴奋,这个女人已经完全不可救药了,不知何时,电视台的记者也已经感到,全国在电视直播这个下贱东西自慰的全过程。此时我已经完全不去顾及我敏感处的三个铜铃正在配合着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的欢唱着,被人发现的恐惧只会让我更加欲火难耐,我的心中只有性欲,我只要满足我的性欲。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快要冲上云端之际,突然有人拉起我,向楼内跑去,我睁开迷蒙的双眼,看到小剑正拉着我挤过人群向上楼冲,我正要向她抱怨我还差一点的时候,身后的几道光束让我打了一个冷战。此时也顾不得下行的人群时不时的摩擦我已经坚挺敏感的乳头,我跟随着小剑向楼上冲去。

“难道我被人发现了?”好不容易来到二楼走廊,喘了口气,我紧张的问小剑。

还没等小剑回答,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走廊的灯突然亮了,一丝不挂的我完全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来电了,啊,这有个裸体女人。”身后的尖叫打破了我心中的侥幸,正在准备下楼的老年学生们一团一团的围住了我。刚才的春梦变成了现实,但我的淫念却已经一去不复返,此时的我除了悔恨,只想着一头撞死,但围观的“群众”让我这个愿望都不能实现。

“这是我请来的绘画课的模特,因为停电时她正要上厕所,所以被困在楼梯这了,”关键时刻,小剑挺身而出,我的希望重燃,也许很快就能被小剑带到厕所,摆脱掉这个尴尬的境遇了。

“没想到我们刚从厕所出来就来电了。”听了小剑话我才发现原来厕所就在我们背后,难怪小剑会那幺说呢,我在为小剑的反应迅速而庆幸时,也没忘记我刚刚燃起的希望也同时被浇灭了。

学生们显然对小剑的话将信将疑,我胸前闪亮的乳环让她们议论纷纷,光秃秃的私部让人们的视线很容易的集中到我下体亮晶晶的阴环,更重要的是在这三处最隐秘的地方不仅仅钉上了耻辱的环,而且环上还挂着沉甸甸的铜铃,相信任谁也不会相信我是个好女人。

“好了,请让一下吧,既然来电了,就请各位同学都回教室吧,我们也要回去了。”小剑拉着我向人群外走去。

二楼教室都开着门,显然我们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找到一个没人的教室藏身了。小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们顺着楼梯向三楼走去。因为来电,原本已经走到一楼的学生开始反身向回走,现在楼梯上已经挤满了人,而且都是老人,小剑也不敢太过使劲的向上挤,无奈赤身裸体的我也只能跟随着人流,一点一点的想上移动。

终于上到了三楼,小剑拉着我向教学楼的一端走去,我周围不那幺拥挤了,但是我们周围依然有很多人,而我依然是她们瞩目的焦点。虽然三楼有几间教室是黑灯关着门的,但由于很多从二楼上来的学生还环绕在我们周围,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小剑也不敢随便的进入一个空荡荡的教室,万一有好事之人,我们就真的很难说清了。

我们从走廊的这面一直走到楼的另一端,身后围观的人越来越少。当然这侧楼梯依然还有一些还没有回到教室的人,于是我又在新的一群陌生人的鄙视的目光中继续我的裸体示众。

终于当我们到达五楼的时候,走廊里又恢复了平静,小剑带着我进到了一个空教室中,锁好门,我的恐惧转化为愤怒要想她宣泄之时,小剑泪流满面的样子让我一下子不知所措了又。

“真真,我对不起你啊,我真的不知道会那幺快来电,我上次本来实验过的,一直到所有人都离校还没有人过来修的,真的对不起啊,是我不好,你骂我吧,呜呜呜。”一向乐观向上的小剑痛哭流涕,让我的愤怒一下子转化为同情。

“没关系啦,我本来就很变态啊,一直想光天化日的暴露给大家看呢,就是没机会,今天不是挺好的,我还要谢谢你呢,我那幺变态的愿望都让你实现了呢,哈哈哈。”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也没有那幺糟蹋自己去安慰别人的啊。

“别骗我了,我知道你也很害怕,当时你都失禁了呢,我都不知道我说的话能不能骗过她们。我知道你没那幺变态的,都是我们不好,逼你做那幺危险的事。”

听小剑那幺说,我才发觉我的下半身湿漉漉的,原本紧紧收缩的肛门早已松弛,膀胱也完全没有憋胀感,看来真的是不知不觉的大小便失禁了。那个自慰棒也没有了,可能是一开始逃跑时掉在哪了,也幸好不见了,不然如果被发现时自慰器再被发现,恐怕我们就真的没法逃脱了。

“你别自责了,其实我真的很喜欢暴露的感觉,就算没有你们,我自己也会做这些变态的事的,你们让我感觉很刺激呢,还能帮我观察环境,也许我应该感谢你们才对呢。”看小剑那幺悲伤真的于心不忍,我只好继续安慰道。

“真的吗?那好吧,不过如果你要是不愿意,我绝不再强迫你做那幺危险的事了,对不起啊。”小剑终于停止了哭泣。

平静了一会,我们也没有勇气再冒险冲回去拿衣服了,但是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我们便来到厕所里好好冲洗一下我的下体,终归大小便之后,身体上的气味不是很好闻。

终于所以教室都下课了,我们又等了好久,此时的教学楼依然很安静,但是漆黑的走廊让我们相信终于危险都过去了。我们不敢开灯,生怕灯光会再次带来危险。我们在黑暗中摸索着向下走去。在一楼大厅,我似乎踢到了什幺东西,借着灯光,原来是那个自慰棒。先前快到高潮时我被打断了,然后又经历了这次裸体游行的刺激,虽然当时很害怕,很懊悔,但当一切都归于平静,我的暴露被虐狂的心理又重新占领我的大脑,粗大的自慰棒失而复得,让我的下体瘙痒难耐。现在我对小剑已经是坦荡荡再无遮拦,在小剑诧异的目光中,我捡起来,在身上擦了擦,顺手又插进了我的阴道。

“看吧,我就是那幺变态。”渴望被虐的心理让我口无遮拦。小剑如释负重的表情让我相信我是做了件好事。

我就这样光着屁股,三点处挂着铃铛,骚穴里插着巨棒,和小剑来到小门,也许是时间太晚了,小门已经被锁死了。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从学校正门出去,从幼儿园的正门进去拿衣服了。小学的正门和幼儿园的正门分别在校园的两侧,面向同一条大路,虽然不远,但是也不近。我们本想从正面冲过去拿回衣服的,但在学校门口才发现,宽大的马路上依然车来车往,这样走过去无疑于自杀。无奈,我们只好选择一条稍远的道路,就是从校园正门出去,立刻拐到旁边的一条小巷,沿着小巷绕校园外围一周,从另一侧的小巷穿出快速进入幼儿园的大门。

我的下体贪婪的吞噬着巨棒,真的不舍得就那幺把这个巨大的假阳物吐出来。我一咬牙,决定就这个样子环绕小巷。

在小剑的掩护下,我从校门冲了出去,一头扎进旁边的巷子。这个巷子很小,几乎不能让两个人并排前行。没有路灯的巷子是我的最好掩护,淫荡的我开始欢快的前行,三点处的铜铃“叮铃,叮铃”有节奏的欢唱,这是静静的小巷中唯一的声音,这种有可能被声音暴露的刺激让我重拾之前自慰的快感,终于在快要冲出小巷进入幼儿园之前,我的理智完全被淫欲取代,我请求小剑让我在外面得到满足。小剑当然不会拒绝,在她的摄像机面前,我躺在安静黑暗的小巷中,下体面相宽敞明亮的大道,伴随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开始了最后的冲刺。终于,一股淫液喷射而出,我的全身开始抽搐,一个来之不易的高潮为今天的裸体示众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完】

19241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