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黑郁金香-潜入](节选)
[黑郁金香-潜入](节选)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加布利亚市。
 
  帝国的辽阔版图中部一个四季如春的繁华城市。这里是南北交通的枢纽,极 度发达的商业大都市,而且气候温暖湿润,十分适宜郁金香花的生长。
 
  郁金香花是加布利亚市的象征。
 
  城里有全国最大的郁金香花市,郊外遍地是各色郁金香的花田。因此加布利 亚市又被称为“郁金香之城”。
 
  大起义失败以后,一个名叫“黑郁金香”的秘密组织出现并控制了这里。 
  这个“黑郁金香”组织集结了一伙无恶不作的地痞流氓,专门进行盗窃和抢 劫。而且“黑郁金香”还吸收了很多厌倦了平淡生活,想寻求刺激的年轻人。 
  “传说中的忍者‘毒蜘蛛’和加布利亚市有着神秘的联系。她比我们更熟悉 吸血蝙蝠,只要能找到她,就可能找到我们要找的。”
 
  “可是,为什么找她更容易呢?她也许比桑德拉更可怕。”
 
  “毒蜘蛛”的确和桑德拉完全不同,她更加狂妄骄傲,甚至在很多城市公开 接受她的崇拜者们的顶礼膜拜。她的所谓崇拜者自然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亡命之 徒。“黑郁金香”组织里很可能有她的虔诚的信徒。
 
  为了获得“毒蜘蛛”的线索,两人决定打入“黑郁金香”组织。
 
  夜幕又降临了。
 
  和暖的夜风夹带着街边垃圾的恶臭,昏暗的街灯惨淡地照着肮脏不堪的路面。 
  她浓妆艳抹的脸庞显得有一点苍白。
 
  从露出的脖子、肚脐和部分大腿来看,她的皮肤还算白皙。
 
  一头剪得比男孩还短的黑色短发,抹着猩红的唇膏,嘴里嚼着口香糖,深蓝 的眼影,浅色的眸子带着冷漠和疲惫的神情。虽然只有十五岁,脸上却一点也没 有少女的稚气和羞怯。
 
  黑漆皮的短夹克,上面的金属挂件闪烁着,发出令人晕眩的亮光。胸口的那 副皮革奶罩,使她的乳房活像两个连着的小皮球,看上去弹性实足。紧巴巴的皮 革超短裙,裹着圆圆的小屁股。脏兮兮的黑漆皮长统靴,肥肥的靴筒把她的大腿 衬得更加瘦弱纤细。
 
  她走过来了。
 
  这是个很不起眼的雏妓。
 
  城里的平民区街头到处都有这样打扮的才十几岁的妓女。她的名字叫蒂娜? 伦纳德。两天前,她刚刚加入“黑郁金香”组织。
 
  她在小巷口停下,吐掉口香糖,从挎着的小包里摸出雪茄烟盒,点上了一支。 过了好一会儿,她看看没什么生意,扭着屁股开始朝小巷里走。
 
  她离这里越来越近了。
 
  周围很安静。
 
  能够清楚地听见她的长统皮靴走在路面上,发出“橐,橐,橐,橐……”的 脚步声,还有她的皮靴筒与皮革超短裙下面的内裤摩擦的声音,甚至能够听见她 细弱的呼吸声……
 
  忽然她又停了下来。只见她把手伸进了自己的奶罩里,看样子是在把刚赚的 钱放好。
 
  幸好,她很快又扭动起圆圆的小屁股,继续往巷子里走。
 
  “小姐,施舍点吧……”
 
  拐角里,突然冒出个乞丐,向她伸手乞讨着。
 
  “该死的,吓我一跳,”蒂娜?伦纳德看清是个脏兮兮的小乞丐,骂了一句。 她刚想走,却被小乞丐一把拉住了脚。“小姐,行行好……”
 
  “不想活了啊,臭叫化子,呸,滚开!”蒂娜抬起另一只长统皮靴,朝着小 乞丐的脸,狠狠地一脚踢了过去。
 
  从小乞丐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她的裤裆,黑色皮革超短裙的下面,雪白的比基 尼三角内裤,绷得紧紧的。
 
  “噗!”地一声,正怒不可遏的蒂娜忽然觉得大腿中间一凉。
 
  她神经质地收住脚,臀部本能地向后一缩。
 
  这时,张行已经到了她的背后,捂住了她的小嘴,用膝盖顶住她的屁股,往 前一送!
 
  扮成乞丐的张昌的手指乘机用力摁进了她的那条比基尼内裤里。她薄薄的三 角内裤下面,插着卫生棉条的小小的生殖器立刻张了开来,里面那个极富弹性的 结蒂组织顿时暴露无疑。
 
  ——那正是她的阴蒂。
 
  张昌一用力,隔着她的裤衩,紧紧捏住了那玩意儿。
 
  女人的两腿中间是阴部,这里的雌性外生殖器是女人最重要的性器官,极其 柔嫩,又紧邻着尿道和肛门这些敏感的部位,受到突然强烈的刺激会引起神经中 枢的严重紊乱,导致周身神经痉挛,甚至窒息休克。
 
  蒂娜不由自主地浑身一哆嗦,表情极其兴奋而痛苦,感到裤裆里就像跟城里 最强壮的嫖客做爱时那么刺激!她毕竟只是个雏妓,即使是生殖器完全成熟的成 年妓女也会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刺激得失去控制。
 
  太刺激了!
 
  蒂娜滑稽地双眼圆睁,纤细的大腿剧烈地抖动着,胸口的乳房突突乱颤,浑 身上下每块肉都在跳,连下巴都在哆嗦,嘴里的雪茄早已经掉在了地上。 
  强烈的刺激使她下意识地张大了嘴,急于喘口气。
 
  但是她的小嘴和鼻子都已经被张行用手紧紧地捂住。
 
  蒂娜憋得眼冒金星,娇声哼了一声,用出最后一点力气拼命吸气,娇小的乳 房鼓起来,把胸口的皮革奶罩顶得老高,可是挺了好几秒钟,终于还是没有能够 喘过这口气儿来。
 
  前面的张昌仍然死死地握着她那个小玩意儿。她娇嫩的阴蒂已经变了形! 
  蒂娜的意识模糊了,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淌下来,比基尼内裤已经全部湿 透……
 
  就这样苦苦挣扎了几分钟。
 
  蒂娜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噗~”地屁股眼里响了一下,可能是放出了个屁。 
  随着这个屁放出来,蒂娜眼珠往上一翻,如释重负地瘫软了下去——她娇小 的心脏终于支撑不住而停止了跳动。瘦弱的她彻底崩溃了,失禁的大小便从她的 比基尼三角裤里迸了出来……
 
  张行一把从背后扶住了蒂娜的腋窝,张昌抄起了她两只大大的长统皮靴。这 个刚才还很傲慢的雏妓,被迅速抬进了小巷的角落里。
 
  幽暗的角落里。
 
  张行脱掉蒂娜的黑漆皮短夹克,然后松开了她背上的奶罩搭扣。张昌连忙接 住滑下来的皮革奶罩,里面还有两个充气的衬垫。
 
  接着,张昌去解蒂娜超短裙的皮带。她的腰肢很细,松松的皮带很容易就解 开了。张行用力摁住蒂娜发育不良的乳房,张昌使劲把她的超短裙拉了下来,露 出里面已经湿透的比基尼内裤,一股骚臭扑面而来。
 
  两人合力脱下蒂娜那双大号的黑漆皮长统靴。靴筒里有些潮湿,是她内裤里 流出来的大小便。她没有穿袜子,一双小脚丫光着,看样子很久没洗了。 
  雏妓蒂娜?伦纳德翻着白眼,已经停止了呼吸,瘦弱的胴体只剩下一条裤衩。 她垂着头,背靠着张行,两条纤细的大腿人字形分开,湿透的内裤里,她的膀胱 还在下意识地抽搐着,断断续续地有小便流出来。她身上的法国香水味,大小便 的骚臭,还有皮靴里的汗臭和脚臭,混合在一起,简直令人作呕。
 
  走进小巷前,她刚跟一个嫖客上过床。现在她的奶罩夹层里还有那个嫖客给 的五十元钱,连她生殖器上的卫生棉条都还是几分钟前新换的!当张昌出其不意 地捏住她的阴蒂时,蒂娜小姐感觉就像突然触到了高压电线似的,刺激得叫都没 力气叫,一下就浑身骨头都酥了。
 
  五分钟后,张昌换上了蒂娜的衣服。张行帮他化装后,变得和蒂娜一模一样。 张昌挎起小皮包,微笑着学妓女的样子扭了扭屁股。
 
  两人抬起女尸,扔进一边的大垃圾箱里,盖上了一些垃圾。
 
  然后,便悄悄地开始了他们大胆的计划……
 
  加布利亚市的西郊,有一个名叫圣安尼的大庄园。
 
  “黑郁金香”的秘密总部就设在这里。庄园的主人,是一个名叫安达丽尔的 神秘女巫。她就是“黑郁金香”的首领。
 
  化装成妓女蒂娜?伦纳德的张昌,很快打入了“黑郁金香”的内部,并逐渐 摸清了这个组织的内幕。
 
  他发现一桩很奇怪的事情:庄园里到处种着各种非常名贵的郁金香花,甚至 有些品种都是世上罕见的,安达丽尔吩咐她的亲信们很小心照看着。而且,每当 月末的时候,她们都采摘下许多花瓣,神秘地运到庄园的大教堂里去。
 
  “你要小心,安达丽尔是个恶魔的追随者。”张行皱着眉头。
 
  张昌微笑道:“你担心她的巫术?”
 
  张行摇了摇头,说:“我不清楚她在教堂里干些什么,但是那对加布利亚市 的人们来说,一定是个可怕的灾难……”
 
  教堂的钟声伴随着落日的余晖,在圣安尼的上空回荡。
 
  这是“黑郁金香”召集成员的信号。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按照惯例, 全体成员将聚集在大教堂里,做集体弥撒。张昌已经参加过多次这样的弥撒。安 达丽尔那些蛊惑人心的致词,早就已经让他厌烦了。
 
  但是今天却和往常不同,他决定把教堂里的秘密彻底弄清楚。
 
  月亮落下去的时候,三个小时的弥撒终于结束了。人们纷纷起身离去。 
  乘人们不注意,张昌闪进角落的黑暗里,悄悄伏下。几个正在灭蜡烛的信徒 走过他的身边,光线太暗,他身材又小,她们根本没有发现。
 
  这时,张昌注意到安达丽尔并没有准备离开,而是转身走进了讲坛旁边的小 门里。
 
  教堂沉重的大门缓缓掩上了。信徒们从外面放下石头的门闩,把门反锁了起 来。直到下一个月末的弥撒开始,门才会重新打开。
 
  能容纳上百人的教堂立刻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张昌蹑手蹑脚地靠近了那扇小门。刚才安达丽尔就如鬼魅般地消失在它后面。 
  门后是一条深不可测的阶梯,阴暗得仿佛是通向地狱。顺着冰凉的石阶,张 昌蹑手蹑脚地走了大约半个小时。
 
  前面有了几缕烛光。
 
  他估计自己是到了教堂的地下室。
 
  当他从门缝里向地下室里张望的时候,张昌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一座 神秘怪异的地下宫殿,宽敞得足以站上几百个人。虽然点着几百支蜡烛,仍然很 阴暗。宫殿里,静静地站着几十个“黑郁金香”的信徒。
 
  她们就是“长老会”。
 
  每一个都是安达丽尔亲自精心挑选出来的,负责管理组织的所有内外事务, 是“黑郁金香”的最高领导集体。
 
  她们每个人都身穿白色的丝绸长袍,背面绣着一朵正在滴血的黑色郁金香, 低头垂手站在那里,虔诚地默默祷告着。
 
  正中央的祭坛前,安达丽尔已经脱去了宽大的长袍,裸露着上身,面对神像 不知道在做什么。她的背上,竟然刺着一只令人恶心的蜘蛛!
 
  张昌立刻醒悟:原来安达丽尔就是“毒蜘蛛”的崇拜者,整个“黑郁金香” 组织全都是“毒蜘蛛”的追随者和爪牙。
 
  张昌觉得有些头皮发麻,手脚冰凉。
 
  安达丽尔口中念念有词,时而高亢,时而低婉。张昌努力使自己的注意力不 被她分散。
 
  再看那受祭祀的神像:是一个蜘蛛身的人面怪物,披头散发。——这难道就 是“毒蜘蛛”的样子?神像的嘴张开着,正对着祭坛中央——供奉祭品的石台, 嘴里的獠牙上似乎带着隐隐的血迹,里面很黑很深。
 
  长老会的成员们十分虔诚地向神像祷告着。看得出,她们对“毒蜘蛛”的神 像充满了敬畏,尤其是那张开着的血盆大口。
 
  神像旁边,站着长老会的两位护法长老。左边的那个细高挑身材,双手捧着 锋利的开膛刀,名叫卡尔娜;右边的那个身材娇小,手持皮鞭,腰间配着匕首, 名叫萨拉。
 
  刚满二十四岁的女信徒米雪儿?费那根,辈份最低,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她 的背后是一根宫殿的立柱,足有三人合抱那么粗,雕刻着复杂的花纹。
 
  她也穿着绣有滴血黑郁金香的白色长袍。
 
  又宽又大的长袍,丝毫遮掩不住她丰满成熟的乳峰和圆润翘起的臀部。一头 深褐色的长发,像瀑布一样笔直地垂到她的肩膀上。她没有化妆,也没有戴任何 首饰,雪白的肌肤,蔚蓝色的眸子,是典型的欧洲美女,一身简朴淡雅的装束, 使她带着一种特有的自然洒脱的气质。
 
  米雪儿虔诚地向蜘蛛女神祷告着。
 
  张昌隐身在石柱的黑影里,观察着她以及她周围的人……
 
  祭坛前的安达丽尔开始召唤女神降临了。信徒们纷纷随着安达丽尔一起歇斯 底里地怪叫起来。
 
  米雪儿?费那根小姐的脚上穿着高跟的长统皮靴,加上一米七三的身高,显 得十分高挑,她的滚圆的臀部正对着石柱。
 
  乘着大殿里一阵骚动,张昌一闪身,到了她的背后,轻轻撩起了她的长袍一 角,悄悄钻了进去。米雪儿小姐全神贯注地看着祭坛,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 自己的长袍里已经钻进了一个小孩!
 
  张昌借着烛光,依稀可以看见她的丝绸长袍下映出曲线优美的身材:两条结 实的大腿分开站立着,乌黑锃亮的皮靴,高高的靴帮一直超过她的膝盖,大腿和 屁股上的肌肤雪白,往上是雪白的贴身内裤,紧凑地裹着她圆润的臀部,再上面 是雪白的奶罩背带,成熟的乳峰,十分丰腴迷人。她一定刚刚洗过澡,隐约还可 以闻到她身上沐浴乳的香味。
 
  张昌的鼻子几乎贴到米雪儿小姐的滚圆的屁股。
 
  他努力摒住呼吸。
 
  毫无察觉的米雪儿小姐深吸一口气,丰满的胸脯鼓了起来。
 
  还没等她张开嘴,黑暗中寒光一闪,张昌手中的针形匕首,无声地从后面刺 进了她叉开着的两腿正中间!
 
  长袍下的三角裤衩里面,丰满的臀部中央,她湿漉漉的肛门正张开着。 
  又细又长的匕首割破裤衩,顺着她的肛门刺了进去!
 
  米雪儿本能地双腿一并,一缩屁股。
 
  张昌右手往前一送,匕首沿着她的直肠,深深地刺入了她的骨盆。
 
  米雪儿浑身一颤,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裤裆。匕首已经穿透她的肛门,扎破她 屁股里面胀鼓鼓的卵巢和子宫,一直穿过前面的膀胱……
 
  刀尖“噗”地一声从前面冒出来,在她紧裹着的三角裤衩正面,开了个带血 的小窟隆。她的阴蒂就像盛开的鲜花一样碎成了几瓣儿!
 
  刹那间,米雪儿?费那根小姐像尊雕像似地僵硬住了。她雪白的内裤下面, 鲜血,无声地从肛门里射了出来,还夹杂着屁股里的新鲜大小便和卵巢里的黏液 ……
 
  张昌按住她的屁股,使劲一拧刀柄拔出匕首,“噗”地一声轻响,鲜血喷在 张昌的脸颊。
 
  刀刃上的剧毒氰化物已经完全溶解在了她的血液里,并瞬间流遍了米雪儿? 费那根小姐的全身。
 
  大殿里所有的信徒们都在如痴如醉地狂呼着,角落里的光线很暗,没有人注 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倒霉的女信徒米雪儿一声没吭,蔚蓝色的眸子瞪得圆圆的,靠剩下的一点意 识死死地捂着自己裤裆里的小宝贝儿。
 
  张昌急忙直起身来,抓住她背后的奶罩背带和内裤后腰。此刻的米雪儿?费 那根小姐已经毒性发作,四肢抽搐,浑身痉挛,丰腴的胴体变得又笨又重。 
  张昌双手顺着她奶罩背带,从她的胳肢窝底下伸向她胸前,摸到了她胸口的 奶罩,鼓鼓的。
 
  渐渐地,可怜的米雪儿小姐丰满的胸脯不再起伏,整个人软得连屁股上的肌 肉都松弛了下来,胸口两个硕大的奶子却仍然坚挺而富有弹性。她的脚底下,尖 尖的靴跟已经支持不住她瘫软下来的娇躯,两只长统皮靴分成八字形,慢慢叉了 开来……
 
  张昌连忙托起她胸口的两个奶头。
 
  已经像堆烂泥似的米雪儿不由自主地上半身直起来,她披着长发的后脑勺向 后仰,正好枕在张昌的前额上。
 
  张昌就这样支撑着软得就像堆臭狗屎似的死米雪儿,速度极慢地向石柱后面 移去。米雪儿的丝绸长袍下摆又宽又大,垂下来正好遮住了她拖在地上的穿长统 皮靴的双脚。
 
  信徒们对女神的召唤突然停止,大殿里立刻安静下来。
 
  偏偏在这时,全身软绵绵的米雪儿滚圆的屁股颤抖了一下,肛门里放出了临 死前吸进腹中的最后那口空气。她修长的双腿一抽搐,脚上锃亮的长统皮靴蹬在 了地上,“橐”地一声!
 
  张昌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幸好,恰恰这时第二次召唤女神又开始了。
 
  安达丽尔和信徒们又开始像着了魔似地仰天怪叫起来。谁也没注意到站在角 落里的一个普通信徒——年轻的米雪儿?费那根小姐,此刻已经浑身痉挛着猝然 毙命。
 
  过了十多分钟,好不容易把这个身材修长的女信徒移到了石柱后面。
 
  张昌小心地看了看周围,确信没有人发觉。他慢慢地把死米雪儿的尸身放下, 松了口气。
 
  然后,他脱下了米雪儿的长袍。
 
  已经断气的米雪儿靠在石柱上,身上只剩下贴身的奶罩和裤衩,胴体雪白丰 腴,长发像瀑布一样笔直地垂下来,遮住了她漂亮的脸蛋和她那对蔚蓝色的美眸, 此时她的眼珠已经象死鱼眼一样凸了出来。
 
  张昌的偷袭准确利索,没有给她一点出声的机会。
 
  而且,肛门是女性的敏感部位,距离女性的尿道和生殖器很近,受到强烈刺 激很容易引起全身神经和肌肉痉挛。
 
  匕首刺进她屁股的一刹那,正准备祈祷的米雪儿毫无防备,只觉得屁眼儿里 突然一阵刺痒,于是本能地一缩屁股。还没等她作第二反应,不到一秒钟,匕首 上淬的氰化物已经使她的神经麻痹。她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连舌头根都已经僵硬 了!
 
  紧接着的一刹那,生殖器的强烈刺激使她的中枢神经完全崩溃。不幸的米雪 儿小姐到死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舌头突然抽筋,浑身一阵痉挛,心脏狂跳几下, 就永远停止了呼吸。她的下意识使她的身体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所以在张昌 拔出匕首之前,漂亮的米雪儿小姐就已经乖乖地见了上帝……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