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9)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9)作者:cklton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588
 

 第49章 众里寻她千百度
 

  张瑞望着眼前的一大片望不到头的桃花林,有些发呆。
 
  「这里就是桃花源?实在是太美了。」张瑞赞叹道。
 
  这片桃花林枝繁叶茂,远远望去,一片绯红之色。那枝头间的桃花,开放白 色小花的是小花白碧桃;张开粉红色花瓣的是千瓣桃红;盛开深红小花的是绛桃; 绽放浅绿色花瓣的是绿花桃;那枝条下垂,花瓣重重的是垂枝碧桃;如此林林总 总的美艳桃花,让张瑞叹为观止。
 
  那个美丽的壮族妙龄少女,面带欢欣,站在桃花树下看着那个「好看的中原 公子」张瑞。少女清声叫到:「好看的中原公子,我们快到桃花源了哦,嘻嘻。」 
  张瑞暮然回首,看见身着一身漂亮银饰的壮族妙龄少女站在那绯红盛开的桃 树下。少女娇美的人面与那绯红桃花相映成红,张瑞顿时惊为天人。
 
  张瑞大大赞曰:「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她却在那绯红桃花盛开处。」 
  壮族少女见张瑞文绉绉的说出一番似乎是称赞自己的中原汉话,心中暗喜。 壮族少女面露喜色,对张瑞讲道:「好看的中原公子,我们桃花源就要到了,谢 谢你一路护送,我邀请你到我们壮人家做客,中原公子你愿意吗?」说完,壮族 少女一脸的期待。
 
  张瑞看着壮族少女盯着自己不放的大大眼睛,以及眼神中流露出的期待,点 了点头。
 
  壮族少女兴奋的高呼一声:「耶!……」
 
  张瑞见少女高兴自己接受了她的邀请,于是也高兴的说道:「你不要叫我好 看的中原公子了,我叫张瑞。美丽的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一路上,你都 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哦。」
 
  「好看的中原公子,哦,张…张瑞。公子你为何要问我的名字呢?」壮族少 女一下子绯红了一张小脸,对着张瑞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怎么,姑娘你不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告诉我你的名字又有何妨呢?难 道要我老是喂喂喂的叫你吗?」张瑞奇怪的问道。
 
  「张公子,你一定要知道我的名字的话,我就告诉你。不过告诉了你,你就 要娶我。」
 
  「啊…?」张瑞诧异莫名。
 
  「为何?」
 
  「这是我们壮人的规矩,没有婚配的女子,她的名字只能告诉心爱之人,要 嫁给他的。」
 
  「哦,那就算了,我就是问问而已。」张瑞一头大汗,暗叹庆幸。
 
  「张公子,我叫露瑶。」那壮族少女突然开口讲道。
 
  张瑞吓了一跳,心里激动的想道:「她…她把名字告诉我了?这…这难道我 就要娶了她吗?」
 
  壮族少女见张瑞陷入了莫名的苦恼之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好看的中原公子,张公子,你真的相信了吗?哈哈哈,露瑶跟你玩笑一番 呢。」
 
  张瑞被吓得一惊一乍的,他手捧着心口,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这样 的刺激。「这个美丽的壮族少女果然是个精灵古怪的人儿。」张瑞心想道。 
  这个壮族少女露瑶,兴高采烈的走在张瑞前面,一路蹦蹦跳跳。张瑞牵着那 匹现在叫做「萌萌」的骏马,一路跟随露瑶,一路欣赏这桃花林美丽景色。 
  这两人一路缓行,行走数百步,来到桃花林尽头的一处水源。这水源极广, 水波袅袅、烟波浩荡。这桃花林水源旁,有一停船码头,码头木柱上一砺绳下拴 着一只摆渡小舟。
 
  露瑶先跳入小舟,等待张瑞下来。张瑞将「萌萌」赶入小舟,自己也跳了进 去。
 
  露瑶解开砺绳,撑起竹竿,开始划着小舟向水源深处划去。
 
  露瑶一边划舟,一边开始用那天籁清音小嗓清唱壮人歌谣。
 
  「高山青…涧水蓝…桃花源的姑娘美如水呀…桃花源的少年壮如山…」 
  露瑶歌声动听之极,响彻水源。
 
  「高山长青…涧水长蓝…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哪…碧水长围着青山转…」 
  张瑞闻听,心中赞叹,这异族歌谣果然动听之极,他倾听着露瑶歌谣的节奏, 闭目凝神。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片刻后,张瑞掏出了竹笛,跟随这露瑶歌谣的节奏开始伴奏。此时歌谣与竹 笛声交相辉映,响彻这方天地,此情此景如此美好。
 
  ……
 
  露瑶唱歌壮人歌谣,张瑞吹奏竹笛之音,一路欢乐,舟行里许,眼前出现一 座高耸的大山。
 
  露瑶拴好了小舟,对着张瑞嫣然一笑,说道:「好看的张瑞公子,咱们马上 就要到了,你跟着我,要小心头哦。」
 
  张瑞牵着骏马「萌萌」,跟着露瑶来到那大山前。这大山底下,居然有一条 只容两三人并排通过的山间小道。
 
  这时露瑶说道:「好看的张瑞公子,这里就是「一线天」。」
 
  张瑞牵着「萌萌」抬头仰望上方那露出一丝光明的天空,心中暗暗称奇: 「这一线天果然神奇,究竟是怎样的自然之力才能造成这般神奇景象?」 
  露瑶带着张瑞,张瑞牵着「萌萌」一路向前。这两人一马,行走多时,那小 道尽头出现一丝亮光。
 
  这时露瑶开口了:「好看的张瑞公子,我们到了,这里就是桃花源。」 
  张瑞按捺不住心中的惊讶。这山中小道尽头居然是一大片空旷的土地,一座 座壮人风格的竹楼俨然有序耸立。竹楼间有良田水塘桑竹,道路阡陌纵横,鸡鸣 狗吠不绝于耳。良田中身着壮人粗布服饰的男男女女在其中耕作,一片欢乐祥和 的景象。
 
  张瑞有些发呆,这里真的是桃花源吗?这里完全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间净 土。
 
  「张公子…张公子?」露瑶喊道。
 
  张瑞缓过神来,望着露瑶,说道:「露瑶,你们这桃花源如此宁静祥和,我 有点无法想象啊。为何你们会生活在如此隐秘的地方呢?难道这里可以自给(j ǐ)自足吗?」
 
  「张公子,你觉得这里很好吗?我怎么不觉得呢?」露瑶有些惊奇的说道。 
  「张公子,告诉你把,其实我们这里的的粮食也只够勉强糊口的。」
 
  「为何?」张瑞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这里粮食产量不高的呢。」露瑶回道。
 
  张瑞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只是跟随露瑶来到这桃花源中竹楼最高也最豪华的 一个地方。
 
  「张公子,请你稍等一下,我进去禀告大长老。」
 
  张瑞站在竹楼前,等待露瑶出来。这桃花源中其他的男女壮人纷纷围了上来, 将张瑞团团围住,都是一脸的稀奇模样。
 
  张瑞觉得自己就是被围观的小动物,被好奇的人们指指点点。
 
  「哎哟,这就是外面的中原人吗?他身上的衣裳好精致啊。」
 
  「哦…居然还是中原产的丝绸的呢,好柔滑啊。嘿嘿,我以前都只是看到大 土司穿过,还没有摸过呢。」
 
  「这个中原公子长得好漂亮啊。」说这话的是壮人未婚年轻女子。
 
  张瑞极为不适,又不好发作,自好任由这些男女壮人摸摸捏捏。张瑞甚至感 到自己的屁股被人摸了,张瑞额头上出现几条黑线,他似乎随时都要爆发…… 
  「张公子,你跟我来吧。你们大家围着中原贵客干什么,赶快离开,该做什 么做什么去。」露瑶的吼声把张瑞从重重包围中解救了出来。
 
  张瑞如释重负,「滕腾腾」几下就上了竹楼,让一旁邀请张瑞上去的露瑶一 阵惊讶。张瑞将平时不轻易显露的顶级轻功功法使了出来,露瑶从来没有见过这 般厉害的轻功,不由得对张瑞刮目相看。
 
  这是一间极为高大的竹楼,分为三层,露瑶直接把张瑞领到了三层大长老居 住之处。
 
  「大长老,来自中原的张瑞公子到了。」
 
  「请他过来吧。」一阵异样动听的年轻女子声音传来。
 
  张瑞有些忐忑,这次深入苗疆,无意之中居然来到了这桃花之源。这桃花源 完全就是一个封闭的大村落,看这里的民众似乎都是良善、好客之人,完全不似 之前赶走的那几个凶恶的苗人。张瑞此行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这苗疆情形,以 及那魔教死去护法淫神葛进欢毒药配方。张瑞暗自猜测,这魔教有部分教众似乎 来自苗疆,到底这苗疆与魔教有没有关联?
 
  张瑞在露瑶的指引下,进入了那竹楼三层。
 
  那三层竹楼中央,有一个厚重纱巾遮住的帷幔帐子。帐子里坐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带着一条面纱,只露出一双传神的美目。张瑞想要看清楚这女子模样, 只是在这纱巾帷幔重重遮盖下,张瑞看得有些不太清晰。
 
  「张公子请坐,露瑶你去备茶吧。」帐篷中那个大长老柔声说道。
 
  「大长老不必客气,张瑞客随主便。」张瑞回道。
 
  张瑞坐在了一张竹椅上,这竹椅有些特别,没有中原交椅那种把手。
 
  「张公子,奴家感谢你救助露瑶一番,谢张公子施以援手。」
 
  那个大长老顿了顿语气,又讲道:「这次露瑶请张公子过来奴家这里一叙, 奴家猜想张公子一定有很多疑问吧,张公子你但讲无妨。」
 
  张瑞开始问道:「大长老,鄙人张瑞,来自中原。本意是来采购苗疆药材, 无意中偶遇那几个苗人追赶露瑶小姐,因缘际会下,小子才救下了露瑶小姐。大 长老不必挂怀,小子张瑞举手之劳而已。」
 
  顿了顿口气,张瑞又道:「大长老,小子有个疑问,不知为何你们这里的壮 人会住在这个隐秘的地方?」
 
  「张公子,说来话长。这壮人苗人其实原本一家,自从远古先祖北迁而来这 南方十万大山后,这一家就分为了数家,其中有苗人、壮人、瑶人、彝人、侗人 等十数个民族。我们壮人来到这山明水秀的桂林府之地,生活原本比较富足,而 那苗人生存于那瘴气横行、毒虫遍地的十万大山,因耕种收入微薄,所以那些苗 人总是隔三差五对我们壮人劫掠一番。我们壮人不堪忍受,陆续搬离原来的驻地, 后来我们前代先祖发现这桃源之地后,我们部分靠近苗疆的壮人才在这里生存了 下来。」
 
  「大长老,为何你们壮人不组织起来反抗苗人的劫掠呢?为何要偏安一隅这 桃花之源呢?」张瑞问道。
 
  「张公子,你有所不知。我们壮人生性平和,原本也是生活在哪里十万大山。 因那十万大山生产实在贫瘠,后来我们大部分族人便举族搬迁到了这桂林府以东, 只有我们这些少数不愿意远离故土的壮人,才在这苗疆与闽州交界地留了下来。 苗人凶残,我们这些留下来的壮人也是深受其害,要不是前代先祖找到这桃花源, 我们早就搬离此处了。」大长老委婉回答道。
 
  张瑞听闻这番秘辛,心中对于这壮人、苗人纷争原因有了认知。他想:「这 壮人、苗人原本乃是一族之人,却分化出如此不同民族性格,看来这一方水土养 一方人确有其理。」
 
  张瑞继续问道:「为何方才小子听闻这里壮人都会讲那中原语言,而那些苗 人所讲语言,小子张瑞却听不明白?」
 
  「呵呵,张公子,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壮人与中原南方汉人比邻而居,经常 贸易交换物品,自然长久下来能够懂得中原汉语。这里的壮人虽然极少接触外界, 但这代代流传下,也会说这中原汉语也不足为奇。奴家幼年也曾随爹娘外出交换, 自然对你们中原汉人有所了解,露瑶的汉语就是奴家教授的。」
 
  「关于苗人语言,这苗人也并非完全不懂中原汉语,只不过说得流利的较少 罢了。那些苗人也会将自身出产作物交换你们汉人的食盐、铁器等等,其实这壮 人、苗人对于汉话也是略懂的。」
 
  「原来如此,感谢大长老赐教。」张瑞恭敬说道。
 
  「张公子,请用茶。」露瑶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这两人的对话。
 
  张瑞捧起茶碗,细细品了一口,点头向露瑶致谢。
 
  露瑶美目盯住张瑞,眼中满是热情,张瑞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
 
  「露瑶,你去准备今日饭食招待远道而来的中原贵客,你下去吧。」大长老 叫住露瑶,低声说道。
 
  「哦…知道了…」露瑶低下头回道。
 
  「张公子,你还有何疑问?」
 
  「谢大长老,小子张瑞没有疑问了。」
 
  张瑞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此刻初来乍到不是随便问询之时,只得客 气回答。
 
  ……
 
  张瑞在这三层竹楼里待了没多久,那妙龄少女露瑶就过来招呼张瑞去「公家 食堂」用餐。
 
  张瑞跟随着露瑶的步伐,一路欣赏此间各色壮人打扮,以及这桃花源美丽景 致。张瑞发现这桃花源众人等皆是面呈菜色,虽不是骨瘦如柴,却也并不肥胖。 这桃源阡陌纵横道路中间的良田里边,各类作物虽然郁郁葱葱之色,却也长势不 甚好。张瑞暗暗观察着这一切,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露瑶所说的「公家食堂」。 
  这桃花源中,壮人饮食极为简单,菜蔬最多配以少量鱼类的肉食。刚刚饱食 过精致江南美食不久的张瑞对于这粗糙食物一时有些难以下咽。
 
  露瑶见张瑞面露难色,便将碗中鱼肉夹给张瑞,说道:「好看的张公子,这 里饮食稍欠,请公子海涵。」
 
  张瑞有些不好意思,周围男女老少壮人均是这般大口吃食,自己也不好独善 其身,于是张瑞也大口吃食。张瑞这人入乡随俗比较快,这番吃食景象让露瑶刮 目相看。
 
  露瑶心想:「这好看的张公子也不似那些矫揉造作的其他中原男子,这般吃 相,人家…人家好喜欢哟……」
 
  张瑞可不知道眼前妙龄少女露瑶心中所想,硬着头皮大口将食物吃完。 
  张瑞吃完以后,被大长老安排了一处住所。张瑞也没有进去休息,他对这桃 花之源独特的地理环境极为感兴趣。
 
  张瑞开始行走在这桃花源阡陌纵横的道路间。在这桃花源中,张瑞仔细观察, 猛然发觉这里就居然与当初自己和娘亲许婉仪掉落的那个华山谷底绝地几乎一模 一样,这里四面皆是高耸入云、崖壁光滑的石质山峰。这些山峰极为高大险峻, 外人根本不可能沿着绝壁下来,这四周高大山峰将桃花源环绕其中,桃花源就是 这山峰谷底一处极为巨大的谷地。
 
  看着自己发现的一切,张瑞暗暗惊叹:「这里简直就是放大版的华山谷底绝 地啊。
 
  这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凑巧,当初张瑞、许婉仪母子就是幸运的掉入了华山 谷底那个深水潭中,才得以保住性命,而谷中那些鲜红果实和水潭游鱼为张瑞母 子提供了保命的食物。冥冥中的天意,张瑞居然又再次遇到这么一个相似的地方, 张瑞心中不由得感叹不已。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力,岂是这些芸芸众生、小小 凡人所能体会的?
 
  张瑞感叹自己的惊人发现后,才仔细观察这良田中的事物。张瑞总有一丝怪 异的感觉,似乎这里缺少了什么?但是张瑞始终抓不到那一丝灵感。
 
  张瑞走到良田之中,发现这田中土壤是肥沃土壤,黝黑发亮。这种植的菜蔬, 开了些白色花朵,张瑞看看正常呀,为何这些菜蔬长势不够良好呢?张瑞走向一 旁的开花果树,同样的一番观察,这果树花朵也是正常开放,但是这枝头上结出 的却不是累累果实,只有少量几个挂在枝头。
 
  张瑞又往前行数十步,发现这里的菜蔬、植物长势、花朵都是正常的,但是 为什么自己总是觉得有哪点不对?
 
  张瑞苦思不得其法,甩了甩脑袋,走向自己的竹楼,准备休息一番。张瑞走 到门前,那个妙龄壮族少女露瑶已经等在竹楼前。
 
  「好看的张公子,你准备休息了吗?现在时间尚早,张公子你陪我出去玩玩 吧!」说完,露瑶使出杀手锏:瞪大的美丽的双眼,使劲盯着张瑞不放。 
  张瑞本来有些许劳累,但这习武之人这些劳累其实也不算什么。他本打算先 休息一番,整理一下自己这几日所见识到的事情,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但是这 缠人的露瑶确实让张瑞没有办法拒绝,张瑞无奈的被露瑶牵着往桃花源外边走去。 
  这中原男儿和异族少女,一个中原汉子打扮,一个异族银饰装扮,组合在一 起十分显眼。露瑶一路高歌,张瑞一路听闻,两人相得益彰。
 
  张瑞与露瑶走出了经过了「一线天」,解下了小舟上的砺绳,露瑶撑船,往 桃花林那处桃花盛开的地方划去。
 
  张瑞再次回到桃花林,感受这如斯美景,心情激荡。他离开娘亲许婉仪一个 多月了,心中非常思念娘亲,还有绝情谷烟雨山庄那些女人们。张瑞非常想把自 己这一路从北到南的见闻说给娘亲许婉仪听,他非常想带着娘亲一起欣赏这眼前 绯红美丽的桃花林。
 
  露瑶见张瑞陷入沉思,便出声提醒:「张公子,想什么呢?是不是喜欢我们 桃花源啊,是不是在想我呢?嘻嘻……」
 
  张瑞无语,心想:「这个露瑶可爱是可爱,就是缠人了些。这良家女子岂可 这般口无遮拦?这些轻佻话语怕是只有这些异族女子才可这般大胆说出口!还是 那温柔贤淑的陈小姐陈飞燕才是良家女子的典范啊。」
 
  想到陈飞燕,想到陈飞燕那一身红衣打扮,想到陈飞燕动情的床头私语,张 瑞忽然一阵想念。这「天上掉下来的陈妹妹」自己无意间居然拥有了?自己何德 何能可以拥有这些娇俏美人儿?
 
  露瑶见张瑞无动于衷,便瘪了瘪嘴,有些生气。
 
  她开口说道:「张公子,你是嫌弃我是个偏僻之地的刁蛮女子啊?」
 
  张瑞急忙解释:「不是不是,露瑶小姐你误会了,我刚才是睹物思人,想念 家中娘亲了。」
 
  「呵呵,你还是孝心可嘉呢,算了,好看的张公子,你陪我去捉蜜蜂、抓蝴 蝶去吧。」
 
  这露瑶脸色转化极快,张瑞的解释让她满意,刚才些许的生气转眼就没了。 
  张瑞刚从对于娘亲那些女人们的思念中醒转过来,就听到露瑶邀请自己去捉 蜜蜂、抓蝴蝶,张瑞心里突然剧震。
 
  张瑞大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哈哈哈。」
 
  露瑶一头雾水,这张公子是不是疯了,刚从还在沉思什么,转眼就疯言疯语? 
  「你知道什么啦?张公子!张公子?」
 
  「哈哈,露瑶,我知道桃花源里面为何菜蔬、果树长势不好的原因了。哈哈 哈。」
 
  「真的?什么原因呢?」露瑶非常惊奇。
 
  「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你要我陪你去抓的那些蜜蜂、蝴蝶。」
 
  「什么?蜜蜂?蝴蝶?张公子你是不是疯了啊,怎么会跟蜜蜂、蝴蝶有关系?」 露瑶不可相信。
 
  「怎么?露瑶小姐,你不相信我?要不要试试?咱们打个赌,如果我能在一 个月内让桃花源菜蔬、果实产量增加,你就给我做一年的侍女,你要不要答应呀?」
 张瑞说道。
 
  「哼,赌就赌。我就不相信了,我从小在这桃花源里面长大,那里面就是那 般产量,你能在一个月让产量上去?我才不相信呢?你赌输了怎么办?」露瑶气 呼呼的问道。
 
  「如果我赌输了,我就做你的相公,哈哈哈。」张瑞也玩性大发,跟露瑶开 起了玩笑。
 
  「此话当真?」
 
  「绝对当真!」
 
  「那好,咱们击掌发誓。」
 
  张瑞与露瑶击掌发誓一番,然后两人回到了桃花源中。张瑞找到那大长老, 大长老仍在那纱巾帷幔的帐子中,似乎很少出来。
 
  大长老听闻张瑞居然有提高桃花源之中农作物、果树产量的方法,也是惊讶 不已。
 
  「张公子,此话当真?那小小蜜蜂、蝴蝶就能提高产量?你不是胡乱框我吧?」 
  「大长老,小子张瑞担保一个月以内菜蔬、果实产量增加,绝非虚言,请大 长老相信张瑞的一番真心实意。张瑞绝对不敢将此大事胡言乱语,请大长老让张 瑞一试。」
 
  「这…好吧。张公子,奴家见你也是忠厚、实诚之人,你且先回去休息吧。 我现在要请谷中其他长老过来商议此事,明日一早张公子张公子再过来吧。」 
  「露瑶,送客吧。」大长老说道。
 
  露瑶陪着张瑞回到那处竹林,心中有些忐忑。她见张瑞如此有信心,心里其 实也是暗暗欢喜的。她想:「就是我输了,给这个好看的张公子当个侍女,其实 我也是愿意的,嘻嘻。」
 
  张瑞在露瑶离开后,就躺下休息了。他要蓄养精力,为明日的大事做好准备。 
  ……
 
  次日一早,张瑞便被露瑶叫醒,去了大长老哪里。
 
  大长老告诉张瑞:「张公子,昨夜我与众长老商议后,觉得你说的方法可以 一试,你需要我们大家做些什么吗?」
 
  张瑞拱手作揖:「感谢大长老信任,张瑞需要这些东西……」
 
  张瑞一一讲述,旁边露瑶一一记下。
 
  这桃花源里面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男人们砍下一颗颗翠竹、树木做出 一个个捕虫网,以及一些奇怪的封闭木箱子。女人们则做出一件件纱布的衣服, 这衣服有些奇怪,是罩住全身的。
 
  露瑶看着这桃花源中的变化,心中也是非常欢喜。这桃花源虽美,但是多年 勉强糊口的日子确实艰难。偶尔产出一点的丝织物品普通桃源中人是没有资格穿 戴的,这些丝织物品都是露瑶拿出去换了例如食盐这些生活必须用品的。如今这 桃花源族人居然热情这么高,这是露瑶从来没有见过的。
 
  露瑶也和那些女人们一起劳作,将麻线纱布做成那些张瑞要求做的怪异衣服。 露瑶不知道这位「好看的张公子」为何会有这般惊人的想法,她只知道是张瑞要 求这般做的,于是非常认真的去做。
 
  为何张瑞听闻露瑶说起蜜蜂、蝴蝶就联想到了这桃源中菜蔬、果实产量上不 去的原因?其实这和张瑞小时候的一次经历有关。
 
  当年张瑞与姐姐张倩随着娘亲许婉仪一起去外公家看望外公许正廷、外婆何 巧儿,以及两个舅舅、舅母,还有三个表弟。他们路过终南山脚下时,张瑞看见 那些山脚农夫正在放养蜜蜂、蝴蝶。张瑞好奇便前去询问,农夫告诉他,这菜蔬 要长的好、果实要结出累累硕果,就需要这小小的蜜蜂、蝴蝶授粉。张瑞幼时顽 皮,却对这新鲜事物非常好奇,在华山时就经常上房梁、掏鸟蛋,什么事情都要 亲自一试。
 
  张瑞听闻农夫所讲,也见识了那些小小昆虫是如何为花朵授粉的过程,大为 惊奇。这小时候的印象,张瑞倒也常常会记得几分。当张瑞看到桃花源中这良田 虽然肥沃,但是产量不高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觉得这里似乎少了些什么,直到露 瑶说起捉蜜蜂、抓蝴蝶时,张瑞才猛然想起小时候那番经历来。
 
  至于张瑞要求的衣物,其实原因简单了,因为张瑞被蜜蜂蜇过。当时幼年的 张瑞想要去捉那授粉的蜜蜂,结果可想而知。那农夫见张瑞鲁莽,便告诉张瑞以 后要捉这蜜蜂需要着上纱布衣物。张瑞被蛰以后,就深深记住了这个教训。 
  整个桃花源在张瑞的指导下,所有准备工作都以完毕,剩下的就是那捕捉工 作了。张瑞一一安排好桃源中的人们,便和露瑶带领这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向那桃 花林出发了。
 
  ……
 
  张瑞这次为桃花源众人积极筹划增产菜蔬、果树等作物的这番大计,也是费 了很多心思的。这不,一个桃花源中的壮人不小心捅了蜜蜂窝,那蜜蜂就开始往 身上密密麻麻的扑了过来,幸好张瑞准备了稻草,点燃后用浓烟将蜜蜂熏走。 
  这桃花源众人现在才发觉张瑞做的那些纱布缝制的衣物、头罩用处有多大了。 露瑶一脸崇拜的看着张瑞像一个长老一样在指导众人工作,张瑞那认真的表情, 细心的指导动作,让一旁注视着张瑞的露瑶眼中迸发出火一样的热情。
 
  待众人将蜜蜂窝用纱布罩住以后,张瑞把蜜蜂窝里面的蜂巢以及蜂王小心的 移植进那个封闭的木箱子里面,然后吩咐众人离开数十步,等待蜜蜂归巢。 
  果然没过多久,那些空中飞舞着的蜜蜂都一一从封闭木箱侧面的小孔钻了进 去。这桃源众人见此法有效,便纷纷模仿,半天时间后,张瑞面前出现了数十个 同样的木箱子。
 
  张瑞指挥众人开始小心翼翼的将装有蜜蜂的木箱子搬进桃花源中,那边由露 瑶带头捕捉蝴蝶的桃花源女人们也是满载而归,那些纱布罩子里面满是扑腾着翅 膀的美丽蝴蝶。
 
  露瑶太喜欢张瑞安排的这个工作了,捉到那么多美丽的蝴蝶,露瑶别提有多 高兴了,露瑶左看看、右摸摸喜欢的不得了。露瑶紧紧站在张瑞身旁一步也不愿 意离开,她觉得这个「好看的张公子」实在是太棒了,又好看又聪明,还…还这 么好玩,居然想出抓蝴蝶的办法。
 
  张瑞、露瑶与一众桃源人等浩浩荡荡的返回了桃花源里,开始按照事先张瑞 安排的布局将蜜蜂蜂箱一一摆放到指定位置。
 
  待蜂箱摆放完毕,张瑞这才点头示意露瑶,露瑶非常兴奋的大叫一声:「耶! …」
 
  露瑶蹦蹦跳跳着和那些桃花源女人们将纱布罩子里面的蝴蝶一起释放,一时 间各种颜色、各种大小、各种品类的美丽蝴蝶在桃花源山谷中飞翔展翅、翩翩起 舞,这桃花源众人都为这满眼的鲜艳色彩大声欢呼,这情形实在是太美了。 
  那处桃花源三层竹楼顶,一个面带纱巾的女子也远远的望着眼前的一切,眼 角动了动,似乎对这眼前美景倍加赞赏。
 
  ……
 
  一个月后。
 
  张瑞的努力没有白费,果然这桃花源中引入了蜜蜂、蝴蝶之后,这果树上挂 出的果实增加了许多,这良田中的菜蔬长势也好了许多。露瑶天天来拜访张瑞, 让张瑞静不下心来修炼,不过张瑞也没打算修炼,张瑞现在急需了解这苗疆的情 况,倒是经常拜访那竹楼中的带着面纱的神秘大长老以及谷中其他执事长老。 
  这些执事长老非常喜欢张瑞的拜访,经常与张瑞促膝长谈,张瑞倒也了解不 少壮人秘辛。那些长老也好奇中原的事情,张瑞也是一一描述,那些长老被中原 那些富足生活、丰富物产、精致美食深深吸引,不由产生了向往之心。
 
  那大长老对于经常来拜访的张瑞也是十分欣赏,张瑞来了以后,这个桃花源 里面明显多了许多欢乐,张瑞说道的事情也做到了,这经过蜜蜂、蝴蝶授粉的作 物、果树明显产量增加。而且这自己培养的蜜蜂,没多久也产出了大量的蜂蜜, 大长老以前食用蜂蜜都是桃源中人费劲心力才取到一点点,而且回来都是被蜜蜂 蛰过。这张瑞来了以后,说到的那些新方法果然用处极大,现在取蜂蜜现在十分 方便,而且也不怕蜂蛰了。
 
  大长老放下面前的蜂蜜水,心中十分欢喜。刚才张瑞过来问询苗疆的情况, 大长老向张瑞做了详细的解答。大长老感觉这从中原而来的张瑞身上似乎有极大 的秘密,她敏锐的发现了张瑞眼中流露出的那丝稍纵即逝的哀伤,她心中万分同 情。她猜测这张瑞这次从中原远道而来一定不只是到苗疆采购药材这么简单,不 过她没有追问下去,这谁没有一点秘密呢?
 
  大长老通过这一个月对张瑞的观察,发现张瑞其实是个不错的小伙子,热情、 聪明、武功极高,而且…还有些英俊……
 
  大长老思考间,露瑶上来了。
 
  露瑶一上来,就扑倒大长老怀里,喊了一声:「娘亲……」
 
  大长老揭下了自己的面纱,露出绝色真容。这是一个十分美艳的少妇,年约 三十许,如果张瑞看到揭下面纱的大长老,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大长老青丝黝黑,肌肤雪白。峨眉高挑,美目流盼,琼鼻高耸,粉颊透红, 唇红嘴小。这妙龄的露瑶面貌像极了这美艳的大长老。
 
  不过,这大长老俊俏的面容间却有一丝抹不去的淡淡哀伤,不知原因为何? 
  「娘亲…,你的旧疾又发作了?」露瑶躺在大长老怀里关心的说道。
 
  「没事了,露瑶,娘亲旧疾没有发作,只是心中挂念你爹爹,不知道你爹爹 在哪里可还好?」
 
  「娘亲,说起来,我都从来没有见过我爹爹,我爹爹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露瑶追问道。
 
  「露瑶,你爹爹是苗人的大英雄,是个英明神武的人物,可惜娘亲不能带你 去见他,咱们壮人与苗人之间太多仇恨了。露瑶,娘亲对不起你,让你这么多年 都没有办法见到你爹爹,你原谅娘亲好不好?」
 
  「娘亲,露瑶不怪你,都是这上代人之间的仇怨,我们都是身不由己的,娘 亲,露瑶知道的,露瑶从来没有责怪过娘亲。」
 
  「娘亲,这块玉佩是爹爹送给你的定情之物吗?你从小就让我佩戴,我每次 想爹爹时,都是看着这块玉佩,娘亲,我现在长大了,我可不可以偷偷去看看爹 爹呀?」
 
  「住口,露瑶,你千万不要这么做,你爹爹是苗人首领,万一被人发现了你 是他和壮人生的女儿,你爹爹在族里该怎么办?你想要你爹爹背负骂名吗?」大 长老斥责露瑶道。
 
  「呜呜呜,娘亲,你刚才好可怕啊,露瑶…露瑶只是想念爹爹而已,又没有 真的想去,呜呜呜…娘亲你不要责骂露瑶。」露瑶哭泣着说道。
 
  见到女儿哭泣,大长老心中疼惜万分,对于不敢向族人坦白露瑶身世的自己, 大长老也是暗暗自责。
 
  「当年要是没有遇到他就好了……」大长老心中哀叹。
 
  ……
 
  张瑞这一个月里,和这桃花源中的壮人们混得极熟,男人们感激他,张瑞让 大家首次有了充足的食物,还略有富余。女人们喜欢他,除了张瑞长相英俊以外, 张瑞还对桃花源做出那样大的贡献,还有张瑞让女人们将捕捉的蝴蝶放飞的情景, 都让女人们爱慕张瑞不已。
 
  甚至有已婚的大胆妇女,乘着夜色偷偷去敲张瑞的房门。不过张瑞非常放心, 有一个堪比门神的壮族妙龄少女露瑶长期入驻,张瑞因此没有被骚扰到。不过偶 尔在田间帮忙授粉时,张瑞难免还是会被那些胆大的壮人妇女、少女吃吃豆腐。 他被热情的女人们围住,那些女人假装观察张瑞的授粉工作,偷偷伸手摸张瑞的 胸膛、屁股甚至下体。吃了暗亏的张瑞也不便声张,那些男人们如果知道了自己 女人的所作所为,还不知道要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张瑞基本知晓了苗疆的大概情况,他想要马上寻访苗疆十万大山。这一个月 时间的充分准备后,张瑞向大长老告辞,准备离开桃花源。带着面纱的神秘大长 老欣然接受了张瑞的请辞,并热情欢迎张瑞再次拜访这里。
 
  张瑞出发的日子,桃花源里面的人几乎都来送别张瑞,张瑞几次下马向人群 告辞,最后不得已才纵马疾驰而去……
 
  张瑞骑马奔驰了半日后,寻到一处水源,打了只野兔准备生火炙烤一番,吃 食休息。张瑞正在炙烤间,忽然听到身后草木发出「索索」的声响,他大喊一声: 「是谁?」
 
  「好看的张公子,嘻嘻,是我,露瑶。」
 
  「露瑶?你…你怎么跟过来了?」张瑞惊奇的问道。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