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釐孳物语](1)作者:Wish(小望)
[釐孳物语](1)作者:Wish(小望)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942
 
  前言:
 
  几年前动笔写《僆生物语》(原名《釐孳物语》),原属玩味之作,希望写 一个相对佻皮轻松,又不落俗套的地球村故事。
 
  只是小望对该文总是不满意,结果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来来回回不下十数 次。后来因事不得不把写作丢下,但也因这段日子的经历得到了不少新的写作灵 感。
 
  现在决定把文章推倒重来,用回原来的文章标题重新发文。
 
  至於这篇文章能走多远,小望也不知道,说不定明日两腿一伸,整个故事就 会拿去陪葬。
 
             (1)双胞的苦恼
 
  《扬子?方言》:「陈楚间,凡人兽乳而双产,谓之釐孳,秦晋间谓之僆子, 自关而东谓之孪. 」
 
  自古以来,以同样的母源同时孕育两个个体,总是既神秘,又让人着迷。 
  一模一样的同卵挛生儿,两者之间的类同固然叫人大呼有趣。但异卵挛生儿 之间巨大的分别,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趣味。总之,双生儿是有很多种的。 
  尽管如此,每一对挛生儿总是会面对同一个烦恼。
 
  在双生儿的成长路上,他们都会努力去建立和对方不同的成就和个性,为的 只是证明他们是两个不同的独立个体. 但在外人眼中,她们却永远是一个个体. 无论她们怎样努力,她们都走不出对方的影子。
 
  这正是双生儿的烦恼。
 
  在黄土大地上,有一个近年崛起的城市正承受着这份苦恼——缃梓市。 
  严格来说,缃梓市并不能算是单一个城市。呈淡黄色的缃月河,带着湍急的 河水流过缃梓市的中心,把缃梓市这个新兴的大都会一分为二。
 
  河西的杞梓镇,是缃梓市的发源地,在中华国悠长的历史中,盛产不少名人 雅士。其中的杞梓名门苏氏,更是在数百年前,与渝州唐门、琅琊黄氏、邯郸李 氏并称为辅国四姓,为当年皇朝立下不少血汗功劳。
 
  近百年的杞梓苏氏,却已远不及当年的风光,在帝制后期就早已落入寻常百 姓家。但虽如此,自从数年前苏家的大小姐苏婕诗,被外国的皇室选中成为了该 国的王子妃后,名门杞梓苏氏又再度成为国内传媒争相讨论的话题.
 
  而且由於当年苏氏在杞梓镇的发展上出力甚多,现在苏氏在缃梓市仍是甚有 名望,最少远高於其他三个辅国名门. 只是杞梓苏氏近数代越来越阴盛阳衰,这 一代的苏氏嫡系,在生下苏婕诗和一对双胞女儿后就再无所出,让苏氏嫡系的长 老都大为头痛。
 
  朴实的杞梓镇曾是中华国的工业重镇,但现在缃梓市的经济重心,已转移到 缃月河东面的迎缃市。
 
  河东的迎缃市位於缃月河的出海口,本来只是个不起眼的渔港、盐田。随着 中华国开放对外通商,优良的迎缃港成为了迎缃市有力的发展本钱. 这三十年迎 缃市的金融、贸易急促发展,发展的规模更超越了一河之隔的杞梓镇。
 
  现今的迎缃市,是国家其中一个主要港口,长年云集外国企业. 迎缃市除了 聚集不少国内下乡的华人外,还有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人在此定居,形成了 一个华洋杂处的社区,和一河之隔、古风纯扑的杞梓镇有着天渊之别.
 
  迎缃市与杞梓镇这两个地方,彷如一对双生儿,一边互相竞争,看对方不入 眼,另一边却又摆脱不了对方的影响,相互扶持着,共构起缃梓市的许多趣事逸 闻。
 
           ************
 
  夜幕低垂,残月的夜空中仅有点点星光,穿透了盖满雾水的窗户,若隐若现 的映照着厢房中间的大床。
 
  虽有星宿的残光照耀,房内周围仍是漆黑一片,星光仅是勾划出床上两人的 剪影。
 
  幽郁的清香瀰漫着这个房间,渗透出浓浓的女性气息,宣示着这个房间主人 的拥有权。这道香气既不呛鼻,也不妖媚,绝非庸俗的香水所能做出,鼻子灵敏 的人必能认出这是100%来自雌性的体香。芬芳扑鼻的体味幽而不浊,没有一 丝被年华洗涤的薰臭,如同芙蓉初苞,吸引着周边采花的生物。
 
  夹杂在少女体香之中,却是声声越来越悠长的娇喘,和衣物间磨擦所带来的 婆娑声。这夜寂静无声,让房间内徊荡着的声音,如白雪中的嫣红般份外耀眼。 
  只是床上的两人却没有因为声音太响而收敛,相反地,两人却是变本加厉, 娇喘声此起彼落。房内唯一能把这娇喘声按下的,只有间歇传来湿润的吸吮声。 
  一时快,一时慢,这吸吮声溅起了千层浪,掩盖了两人唇舌间缠斗的声音。 
  伴随着越见粗重的呼吸声,是两人不断起伏碰触的胸脯。软柔的乳峰,努力 地尝试挤压从两人之间穿过的微光。奈何两人上身的曲线实在太过夸张,四团美 乳无论如何挤压,都不能完全遮盖两女之间的残光。
 
  对比上身的来回碰撞,两女的下身却是紧紧的绕缠着对方不放,余光之中, 却是分不出这四条修长美腿的主人是谁.
 
  与此同时,两人四手紧握,上方少女把下方少女的双手提过头顶,牢牢的按 在床上。两人的身子在柔光中如潮水般起伏,丝质的床单尽管已是极其滑溜,但 仍然和下方少女香滑的背脊磨得沙沙作响。
 
  上方少女长长的秀发,如瀑布般垂下,遮盖了两人的头额,令嘴部的攻防战 若隐若现. 可是上方少女的嘴唇没有留恋於此,竟趁着下方少女回气之际,悄悄 地往下移,欺凌着下方少女酥软的双峰。胸前璨放的蓓蕾,不幸地落入对方的口 中。这边厢传来雪雪低沉的吸啜声,那边厢却在喉头中溜出了阵阵高昂的轻哼。 
  下方少女却不甘自己处处受制,趁着对方埋首於自己酥胸之际,双手挣脱了 那渐渐无力的枷锁,并同时袭向对方两团垂下来的钟乳。在暗淡的星光下,根本 没有人能看清那两团柔软的乳肉在那纤纤玉手中捏出来的各种形状变化。 
  两女之间没有一句言语,只是透过对方鼻孔喷出来的气息,嘴间、手底里传 过来的体温,就已感受到对方的心意。尽管从两女身上挥发出来的蒸气,把房间 的窗户整个都弄得更加朦胧不透光,但两人的互动却没有因为光线减弱而缓慢下 来,相反地,两女却是更加浑然忘我,旁若无人地去交合着。
 
  即使这房间内还有第三双眼,一双属于雄性的眼睛。
 
  早在一开始,少男就已无声无息地坐在光线照不到的暗角,默默地观赏着这 场由两名绝美少女一起谱奏的交响曲。
 
  尽管他是认识这两名美少女,但此情此景,他已分不出她们谁是谁. 固然在 光线缺乏的环境下,他是难以从那副纠缠的躯体中,分别出每一部份的女主人。 
  更困难的是,床上的两女,无论身材、样貌、发式,甚至声线,都是难分你 我。
 
  因为大床上的正是一对如花似玉、含苞待放的双胞胎姐妹。
 
  夜昙不知不觉地遮蔽了整个夜空,穿透窗口的残光亦渐渐暗淡起来。少男努 力地将瞳孔放大,亦仅能勉强地看到床上两人俏丽的轮廓。虽然他已看不清她们 唇舌和肢体间的拨弄,但房内淫霏的气氛却没有丝毫减退。只属於良家少女的汗 香越来越浓烈,透露了少女们香汗淋漓的状态.
 
  软肉被拍打的声音,清翠而响亮,响遍整个房间,显然姐妹间已不满足於单 纯的亲吻和爱抚,开始进行更剧烈的埋身肉搏,并引诱着他人来参加她们姐妹间 的嬉戏。房内汗香四溢,带着春药般的费洛蒙,随风飘散,刺激着少男的每一条 神经。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少男却坐在墙边不动。这个少男并非柳下惠,此刻他 心里犹如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少女的所作所为早就把他的魂魄勾了出来。 
  之所以他还未立刻扑到这对姊妹身上泄欲,只因他心中有一个极大的疑难悬 而未决:
 
  「究竟我应该从哪个开始入手?我应该先肏姐姐,还是先干妹妹?」
 
  少男心想,换作是其他对手,他会二话不说就一把抓着两女中较清纯的那个, 狠狠地从后面插进她的小穴,插得她七荤八素,浪吟连连. 与此同时,浪女从后 揽着少男,一边用雄伟的双峰给他来个背部按摩,另一边用纤纤玉手轻轻把玩少 男的春袋。
 
  不过,眼前两副玲珑浮凸的娇躯,不是来自两个毫不相干的女人,她们可是 两个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人生有几多次机会和可与一对姐妹同床?更何况这是一 对双生姊妹呀!少男心想双胞胎可是有双胞胎独有的玩法,绝不能用普通3P的 思维来衡量。
 
  没错,肏双胞胎当然是要她们姊妹二人一并压在自己身下,把两姊妹同时干 得白眼直翻,淫水直流,浪叫不绝.
 
  只是少年感到有点力有不递. 虽知道,肉棒,他只有一条;但牝户,双胞胎 却有两个。要同时驯服这对无比饥渴的姊妹花,实是不易。
 
  但另一边厢双胞胎妩媚的呻吟,却完全打乱了少年心中冷静的盘算。床上这 对姊妹花,时而用相同的声线一前一后的呻吟,做出有如在山谷中回音的独特效 果,时而发出高低各异的呻吟,犹如和音一般谱出一首淫荡的二重唱。
 
  两女忘我的淫声浪语唤醒了少男体内的原始兽性,把思维的枷锁完全震碎。 
  少男不再犹疑,二话不说脱下裤子,挺身而上,猛然扑向床上那两只小羔羊。 
  床上满脸难耐的挛生姊妹,水汪汪的两双媚眼,瞧见少男下身雄赳赳的阳具, 不但没有被少男唐突的进场吓怕,两姊妹还不约而同露出一道又惊又喜的期待目 光。
 
  双胞胎中较风骚妩媚的姐姐,还主动把自己的屁股抬起来,露出自己那湿得 不像样的小蜜穴,来催促少男身下那根火热的肉棒。
 
  少女们媚眼流转,双眼不自觉地喷出炽热的欲火,把整个房间内三人的羞耻 心都一一烧为灰烬. 晶莹的汗珠,要么沿着姐姐胸前垂下来的两枚竹笋滑落,在 钟乳尽头的两点小粉红滴下来,要么就是随着妹妹激烈晃动的两团乳肉,往四周 飞散。但汗水再多,也浇不熄床上烧得火光红红的欲火。
 
  按捺不住的少男,双手同时捉紧两女的纤腰。少男结实的姆指,狠狠的按在 两女性感的腰涡,少男借势往前猛撞,把胀得隐隐作痛的阳具,往姐妹四条白皙 大腿的交汇处挺进. 但拙劣的技巧所换来的,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粗糙的阳物在少女们腿间幼嫩的肌肤不断磨蹭,却意外地擦出更强更烈的欲 火,少男火热的体温迅速传遍少女肌肤的每一处。
 
  这时床上两姊妹的身子就像枚烂熟的芒果,又软又香,身体里面的果汁蓄势 待发,整个蜜穴都是汪洋一片。穴口的两块丰厚的肉障再也挡不住那股洪水,一 时间蜜穴琼流如注,两双濡湿的阴唇泛着泪光,一张一合的等待着更充实的入侵。 
  「哎呦……大鸡巴弟弟……快……快点……放进来……」压在上面的挛生姐 姐再也按耐不住,欲言又止地向少男乞求着。
 
  「不要听姐姐……喔……大……大鸡巴哥哥……先来插我……喔……」下面 的妹妹也忍不住乞求着,楚楚可怜的娇喘声轻易地把少男的心俘虏了。
 
  强势的姐姐却不甘落败给自己的双生妹妹,突然一口咬住妹妹挺拔的乳房。 
  充血的乳头传来强烈的快感,把妹妹刺激得溃不成军,口中只能发出高昂的 「喔喔」乱叫,完全说不出一句有意义的话来。
 
  熊熊的欲火在房间中蔓延着,淫霏的汗香传遍整个房间,连带室内的空气也 火热起来。
 
  可怜的妹妹一点都不争气,敏感的乳房受到姐姐多番挤弄下,嫩穴就已连连 收缩. 妹妹发出一声高昂的浪叫,一鼓骚水不受控制的疾射而出,猛烈地喷射到 少男的下身去。
 
  少男又惊又喜的望着身前的少女,欣赏着少女被自己的亲生姐姐弄到潮吹的 窘态.
 
  正当少男准备乘势出击之际,他突然发觉,原来不只自己的下身被弄湿,就 连自己的头发、脸孔,不对,是全身也都湿透了。
 
  这时候少男才惊觉,原来把自己沾湿的,并不是面前少女的春潮,而是来自 天花板的消防花洒。原来刚才的欲火真的化为真实的火焰,把整个房间都燃烧起 来。
 
  正当少男想探过究竟,房内的消防系统响过不停,把房内三人都从迷糊中清 醒过来。
 
  「他妈的,真是响得不是时候!」少年徐柱蓝一拳打落鸣响中的闹钟。 
  虽说春梦了无痕,但还是处男的他,今天却多了一条满是精痕的内裤。 
  「这算是我在大学宿舍过第一个晚上的『战利品』吧!」徐柱蓝心中苦笑着。 
  窗外璨烂的阳光,揭开了他在缃梓国际学院的校园生活的新一天。
 
           ************
 
  「哈~嚏~」一名身穿深蓝色丝质吊带睡裙的美人儿,突如其来的在大床上 打喷嚏。由於蓝衣美女的身子比较单薄,一个普通的打喷嚏动作,在她身上却显 得特别激烈,不单令她胸前的一对酥软雪兔在吊带睡裙的喱士领口狂跃乱跳,也 把同床的另一个粉衣美少女弄醒。
 
  「姐,昨晚不是已叫你别着得这么单薄么?你看,你又要着凉了。」粉衣美 少女用一把似醒非醒的声线问着。
 
  「天气这么热,我才不会着凉呢。」迷信的蓝衣美女心中突然有鼓不安的感 觉:「不过说不定是有人刚刚在说我们的坏话。」
 
  「与其花时间担心这个,还倒不如多睡片刻。待会还要回学校……」话也没 有说完,粉衣美少女就已倒头大睡。
 
  蓝衣美女淡然一笑,心中不禁羨慕身边这个双生妹妹的天真豁达. 蓝衣美女 转过身来,十只纤纤玉指环环紧扣,对着从天窗射进来的光柱祷告,祈求家中各 人安康。
 
  可是天上的神灵却总是爱好作弄地上的凡人。即使床上两位少女的样貌犹如 脱俗的仙女,神灵却没有打算放过她们姐妹二人,一群恶狼正静悄悄地把狼爪伸 向她们杞梓苏家。
 
               【待续】
 
  *********************************** 
  真。釐孳物语(一)
 
                【1】
 
  但在外人眼中,她们却永远是一个个体. 无论她们怎样努力,她们都走不出 对方的影子。
 
  这正是连体婴的烦恼。
 
                【2】
 
  迎缃市与杞梓镇这两个地方,彷如一对恋人,一边迎缃市的街口含着杞梓镇 的街头,另一边杞梓镇却用跨江大桥插进迎缃市的西门.
 
  这不只是个都市言情的故事,它们还会做给你看的。
 
  导演:「CUT!你他妈的拟人癖!」
 
                【3】
 
  只是床上的两人却没有因为声音太响而收敛,相反地,两人却是变本加厉, 娇喘声此起彼落。房内唯一能把这娇喘声按下的,就是收到邻居投诉而前来拍门 的管理员.
 
                【4】
 
  两女的下身却是紧紧的绕缠着对方不放,余光之中,却是分不出修长美腿的 主人是谁.
 
  「CUT!是谁把这连体婴混进来?」
 
                【5】
 
  固然在光线缺乏的环境下,他是难以从那副纠缠的躯体中,分别出每一部份 的女主人。但更重要的是,床上的两女,无论身材、样貌、发式,甚至声线,都 是难分你我。
 
  因为大床上的正是一对如花似玉、含苞待放的连体姐妹。
 
  「CUT!你果然是在写连体婴的故事!」
 
                【6】
 
  之所以他还未立刻扑到这对姊妹身上泄欲,正因他心中有一个极大的疑难悬 而未决:
 
  「究竟我应该从哪个开始入手?我应该先肏姐姐,还是先干妹妹?」
 
  「还是应该从你的屁眼开始?」姐妹两人露出诡异的笑容,手中的两枝特大 码假阳具翁翁作响。
 
                【7】
 
  虽知道,肉棒,他只有一条;但牝户,双胞胎却有两个。
 
  请问,象大的鼻子有几个?
 
                【8】
 
  虽说春梦了无痕,但还是处男的他,今天却多了一条仍穿在下身、被烈火烧 得火光红红的内裤。
 
  「徐同学别怕,我们来帮你踩熄。」
 
  说罢,十多名武术社的学生飞身而出,一时间,「天残脚」、「千斤坠」、 「风神腿」、「RIDERKICK」等狠招倾巢而出,无数的脚影如雨点般落 在徐柱蓝的胯下。
 
  徐柱蓝大学时代的第一滴红泪,於焉坠落……【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