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神女赋](18-19)作者:小隐者
[神女赋](18-19)作者:小隐者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479
 
第十八章  明神功
 
  是错觉,是幻听,亦或是自己的神经出现了错乱。
 
  朦胧间,赵启只觉头脑之中混乱无比,一幕幕自己曾经经历过的场景杂乱无 章的涌现在了自己的脑海当中。
 
  军校里那一幕幕严苛的训练。
 
  满是硝烟的战场上实枪荷弹的洗礼。
 
  千人欢呼万人海啸,领奖台上的功勋受阅。
 
  为了躲避祖国的追捕而拼命逃亡出国的死亡路线。
 
  在一片片种满大麻的丛林灌木中与毒枭们进行的生死搏斗,以及断送了自己 今生大好前程的那一颗夺命子弹。
 
  ……
 
  「不……」
 
  「枪呢……我的枪呢……」赵启一声惊呼,满头大汗的卧坐起身,猛然间睁 开眼睛,伸手向着下方床缘,胡乱的探摸了起来。
 
  「不想死,就别乱动。」在一片朦胧的混沌中,回应赵启的却是一句女子冰 冷冷的声音。
 
  「谁?」赵启心中一惊,当即清醒过来。
 
  视线渐渐聚焦,赵启却是发现眼前说话的竟是一个浑身赤裸的绝美少女。 
  那绝美少女螓首娥眉,明眸皓齿,长着一张极为秀美的清丽脸蛋,此时正娥 眉微皱,双手紧紧环抱着胸前一对丰挺傲人事物,曲盘着个长腿儿,一个圆润挺 翘的小屁股蛋子此时正坐在自己小腹之上,正与自己半卧在床榻之上的身躯保持 着一个羞人的交媾之姿。
 
  「女人……」赵启乍然得见云韵,心中一喜,伸手便欲去抱,但不想他刚有 动作,随即便被胯下腿根儿处传来的一阵阵温润紧窄逼人的诡异快感给激得全身 上下一个哆嗦,眼见忍不住便要爆发在即。
 
  「提气,定欲,收心。」关键时刻,云韵抽出一只嫩白嫩白的小手儿,掌心 热处贴在赵启腹心之上,运气催入,却是帮着赵启将这至小腹部而上汹涌奔流, 席卷而出的滔天欲望慢慢收归一处。
 
  「我还活着……」赵启两眼紧紧盯着云韵那精致好看的脸眸,心中惊喜万分, 双手一环,紧紧搂着云韵那赤裸的纤腰,嘴里一边粗喘着气儿,一边笑道:「而 你也还没死。」
 
  「我会亲手杀了你。」云韵好看的眸子中目光迎向赵启,脸上闪过一丝极为 复杂的表情。这表情里既有一丝对人性看淡的冷漠,又有一丝发至心底难以言喻 的痛苦纠结之色。
 
  「女人,你如果想要杀我,那么现在就来动手吧,我不还手!」赵启似乎丝 毫也不担心眼前这个行事狠辣,出手便夺人性命的清丽少女会对自己下出狠手。 一晃身,毫无顾忌的对着云韵展开胸膛,双手扶正了云韵纤细柔软的腰支,颤动 着下体一根插着臀儿的粗壮大屌,嘿嘿笑道:「女人,你不来杀我,我现在却要 来干你了。」
 
  「不可!」遂听云韵一声惊呼,却是用手一把推拒开了赵启倏忽凑递过来就 要亲吻的一张热乎乎大嘴,凝眉冷道:「小淫僧,方才你神魂崩断,浑身气机倒 灌不止,没有死已是天下异数,如今你我二人正行这明神功双修互补之术,在这 最紧要的关头你却想要自寻死路么!」
 
  「双修?韵儿在与我双修?」赵启听晓云韵之言,身躯一震,脑海中随即回 想起了自己在徒然昏死过去之前,眼眸中所看到的那最后一幕。
 
  「先是我救了她,而后面她又救了我?」赵启心中一阵暖流涌过,只觉全身 上下温暖无比:「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方才我舍下性命救了她,她却到底没有 舍得放任我这般见死不救。」
 
  赵启脑海中如是想着,但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又发出了一阵阵的猛烈痉挛, 竟是下体之上云韵那温窄的臀眼儿中所传出的快感委实太强太强。
 
  「女人,好了没有,你要再快一点,我现在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赵启龇 着牙,痛苦的隐忍说道。
 
  「凝神于心,行气天枢穴。」云韵美眸一睁,喝道。
 
  「天枢穴……在哪里,我又要怎么凝神……」赵启闻听这些说辞,只觉脑海 中一片空白,不由抓瞎道:「你说的我不懂……我不会认穴……」
 
  「你这小淫僧到底是哪里来的野和尚。」云韵心中大急,却也别无它法,只 得耐下心来,一个穴道一个穴道的教授赵启。
 
  「腹部横平脐中,前正中线旁开二寸处为天枢穴,你且把体内零零散散的真 气都收拢起来,全部都聚集在此点。」云韵说罢,纤手一指,细长白嫩的指尖轻 轻的点在了赵启八块结实的腹肌正中。
 
  赵启心知此乃性命攸关之事,闻言更是不敢怠慢,当下连忙打起十二分的精 神来谨慎应对。
 
  一团若有若无的真气渐渐成型,慢慢凝聚于赵启腹前,赵启只觉周身皆暖, 原本那蠢蠢欲动的欲火顿时就薄弱了三分。
 
  「那接下来呢,我该怎么做?」赵启感受着小腹部处传来的阵阵舒心温暖, 忍不住催声问道。
 
  「不急,你现在闭上眼睛,摒除杂念,什么都别去想。」云韵说道。
 
  赵启阖上双眼,竭力让脑袋空空如也。少顷,忽觉一股热流从自己与云韵下 体的交合处猝然钻入,沿着自己坚硬的阳具和卵袋儿沿途奔袭而上,直至自己的 腹部天枢穴中,这才停歇下来。
 
  这股热流宛如一汪高山温泉,暖人心扉,舒适无比。赵启大感享受之下,竟 也一时有些失神。
 
  「固天枢于小腹正中,开中极,穴道在其下的两分位置。」云韵好听的声音 迅疾响起。
 
  赵启照着云韵的指示依言而行,当即稳固气海,凝聚心神,开放穴位,放任 天枢穴中那一汪温泉暖流沿着小腹徐徐倒退而回。
 
  「过曲骨,聚任脉。」云韵一连串的指挥道:「现在你把这股暖流真气按照 我对你做的一样全部都送还给我。」
 
  云韵说罢便闭上了好看的美眸。赵启不虞有他,凝聚起精神,引着下体这股 暖流真气就往云韵体内浇灌而去。
 
  云韵天资秉异,体内穴道早通,赵启甚至没有花多大力气控制真气指引,便 成功的将她送到自己体内的那股暖流真气送回到了云韵腹中天枢穴的位置。 
  「现下你听好了,撤开穴道禁制,把位于小腹脐上的二重穴脉位置打开,我 再次把它返还到你体内。」云韵睁开美眸,一口气不停连声说道。
 
  赵启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玄门功法,却也并非天资愚钝之人,闻言心 中当即明悟三分:「这双修大法,莫非便是相互引导交换体内真气?」念及于此, 当即腹门大开,照着云韵的功法气门指点运做起来。
 
  「通幽门,开气海,凝阴交,聚神阙……」遂听云韵一连串的快语连珠。 
  赵启凝聚心神,俱都悉数照做。二人引颈相拥,缠坐榻上,如此这般交合而 练,不知不觉中已经是月上中天。窗外皓白的月光照射进来,映在云韵那张精致 好看的面容上,更显清丽冷艳。
 
  「不行,我这股气冲到了胸前肋下的巨阙穴附近就再也突不上去了。」赵启 一头汗水,气喘吁吁说道。
 
  「你行了几个周天的气?」云韵皱眉道。
 
  「这已经是第二十八个周天了。」赵启伸手拭擦了一把额前不断涌现的汗水, 问道:「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咱们还继续冲吗?」
 
  「你不要再冲了,就这样停下来吧。」云韵『嗯』了一声,略显冰冷的嗓音 不温不火的说道:「真元奔行气海,遣溃于穴。」
 
  「好。」赵启依着云韵指示,将缓缓流动在自己体内的暖流化作十数余股细 微真气,散入到四肢百骸当中。
 
  在体内流动了许久的潺潺暖流徒然消散,赵启只觉腹中空虚无比,不禁意犹 未决道:「那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做?」
 
  「继续做你认为该做的事情吧。」云韵平平淡淡说着,却是轻轻别过头去, 错开了赵启直视过来的目光,冷艳娇嫩的面容上悄然爬上了一丝醉人的红晕。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可以继续玩你了吗?」赵启两眼发光,心头一阵狂喜 ,不等云韵说话,当即一个虎扑搂着云韵柔软的腰肢躺倒在地,把头拱上,张嘴 一口便含住了云韵耳根儿处那圆润光滑的小耳垂。
 
  「这话又说回来,自从我那回操了你的小屁眼儿,误吸了你的功力之后,就 再也没有好好的玩过你了,平时都是看着那黑厮在受用,而我自己却是没有怎么 好好享受。」赵启双眸中淫光大动,嘴里一连声的嘿嘿笑道:「女人,这次你且 让我爽爽,让我在你的小屁眼里射个痛快好吗?」
 
  赵启这话说的颇为淫邪,云韵听得忍不着啐了一口说道:「无耻小淫僧……」 却是把头偏了过去,闭上双眼,似乎了默认了赵启这等行为一般。
 
  「嘿嘿,投之以神功,报之以屁眼儿,今夜我不但要好好的操爽了你的小屁 眼儿,还要让你挺着奶子翘着屁股蛋子跪在我的脚下,乖乖的替我含屌吞精。」 
  「你妄想……」 云韵娇躯一阵颤抖,睁开美眸,忍不住出言斥骂,却没有 料到,刚一张嘴便被赵启一条大舌头倏然袭入,咕噜一声,竟是再次毫无防备的 吞下了一颗夹带着赵启口水的黑色药丸。
 
  「小淫僧,你给我喂了什么……」云韵气急羞恼道。
 
  「嘿嘿,你别管吃的是什么,反正是能让你乖乖听话,替我含屌吞精的好东 西。」赵启嘴里嘿嘿一阵淫笑,也不顾云韵反对,当即使用蛮力,一把扭过云韵 那挺翘的臀儿,下腹挺动,开始了一轮胜过一轮的猛烈抽插。
 
  云韵虽得赵启归返神功,但她身子本就虚弱,再加上今日助着赵启行了一天 的气,身子骨儿更是疲软不堪。眼下赵启对她这般施为自是无力反抗,只得闭上 好看的双眼,翘臀任由身后那人大力抽插。
 
  赵启在云韵股中抽插片刻,云韵渐渐的化开了身段,少时,唇嘴微张,似有 享受般的慢慢哼起,却是此前服下赵启的摇头丸生出了药效。
 
  赵启心知此时云韵已然无法阻挡摇头丸那猛烈的药性,开始动起情来,当即 更是卖了力的紧紧握住云韵翘臀,胯下大屌九浅一深的开始在云韵那两瓣紧窄逼 人的臀瓣儿中大快朵颐。
 
  「嗯……嗯……嗯……嗯……」
 
  只听「啪啪啪啪」一阵阵肉体碰撞的劲声连响,不大的厢房内春色四溢。云 韵一边皱着好看的眉头『嗯嗯』低诉,一边弓着身子迎合着身后赵启的大力抽插。 
  「韵儿,我的好女人……我要你……我想要你……我现在就射给你好不好, 你帮我含屌……」赵启听着耳旁云韵快美不迭的小声哼叫,瞧见了云韵精致好看 的面容上这副动人神情,心中只觉被幸福充满,亦是隐忍不住小腹下层层席卷而 来的疯狂快美,当即便欲将阳根从云韵臀儿中拔出,插在云韵那兀自半开半阖的 小嘴儿中,爆浆,开火,亦射她个幸福满载。
 
  「小淫僧……不要……」关键时刻,低低一声惊呼传来。却是那沉醉在连绵 不绝快感当中的云韵蓦地一下子伸出一截白嫩白嫩的小手儿来,反身捉住赵启一 只结实手臂,嘴里用含混不清的语调低声哼哼道:「明神功玄功未散,你还不能 拔出来……就这样射在里面吧,我会替你含……」
 
  「砰咚」一声撞响,赵启听见了被自己操的高潮连连的云韵亲口答应了会替 自己含屌吞精的事实,竟是不由激动的『嗷』的一声大吼,不慎失手打翻了一旁 摆放着的几盘菜肴。
 
  「我的好女人,你想要我还能不给你么,我射给你了,我全都射给你了。」 赵启眼眸中欲火滔天,再也不加克制,双手擒住云韵那两只白嫩的小腿儿,『啪 啪啪啪』一阵最后猛烈冲刺,把着腹儿往着云韵臀儿间拼命那么一顶,打开精关, 肆无忌惮的在云韵挺翘的臀瓣儿中爆发开来。
 
  一刹那间,二人身体俱都像是过了电般的颤栗僵直。
 
  「爽,女人,内射你那小屁眼儿的滋味儿真他妈的是太爽了……」赵启灵魂 出窍,有如升天,端的是奇爽无比。只见赵启口中『嘶嘶』倒抽着凉气,小腹贴 着云韵挺翘的臀儿颤抖不已。一根粗黑大屌在云韵臀中竟是一口气毫不间断的接 连狂射了十数余下,还兀自不止。
 
  「爽……爽……」赵启正享于胜似快感的高潮余韵间,忽地脑中一醒,耳朵 里只听见云韵那冰冷冷的声音一字顿一字道:「从现在开始,你认真仔细的听我 说每一个字。」说着好看的美眸直视赵启双眸,认真道:「这明神功乃集天地玄 功之精要所在,阴阳调和,相生相偎,一旦修行,便不可停止,男女间须得放开 欲望,体内真气彻底融会相通方能使之功成。」
 
  「嘿嘿,要融汇贯通么?」赵启龇牙咧嘴,嘴里呵斥呵斥喘着粗气,笑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快请我的好仙子姐姐过来,让我给你的小嘴儿灌一灌精。」 
  云韵冷道:「答应你的,我自然不会忘记。」言罢俯下身去,蓦地伸出一只 手来捉住赵启那已射的半软不软的下体一下子凑到唇边。
 
  赵启没有料到云韵居然真个能舍得下身段儿,来替自己含屌吞精, 此时下 体大屌被她那只柔弱无骨的白嫩小手儿从中握着,只觉像是被一团异常柔软的温 暖所包围,当即爽的一阵哆嗦,竟是一下子又硬了起来。
 
  云韵握住赵启渐渐怒胀直立的肉棒,目光冷冷直视赵启,朱唇轻启,道:「 小淫僧,我不与你说笑,丢了性命是你的事,现下我便将明神功的心法口诀相授 于你,你且自己一字一字记好罢。」
 
  「不急不急。」赵启却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云韵口中所说的明神功心法口诀一 般,而是轻轻的磨蹭着在云韵一只柔软的小手儿中慢慢胀大的阳具,笑道:「先 让我给你灌一嘴浓精,你再和我言谈相授吧」
 
  云韵便算是身陷魔窟,被着黑风堂中一众教众插穴儿凌虐,却又何曾受过这 等羞辱,只见她一张精致好看的小脸颊上蓦地蒸腾起一丝恼人的红晕,美眸中那 漆黑的瞳仁一阵收缩,冷冷说道:「你真的不怕死吗?」
 
  「不怕!」赵启浑然不在意的哈哈一笑道:「我和你刚才都已经都死过一次 了,比起这个,我更在意我的胯下大屌是不是能用精液把你的小嘴儿给灌满……」 
  云韵美眸中闪过一丝决然之色,却不等赵启把话说完,当即红唇一张,翘着 舌儿一口便狠狠的咬在了赵启下体那根跃跃欲试的粗大阳具之上。
 
  「哎哟,死女人,你咬痛我了!」骤然被袭的赵启眉峰一拧,怒道。
 
  「啪滋……啪滋……啪滋……」回应男人一声怒骂的却是女人一阵含混不清 的口水砸吧怪响。
 
  「嘶……不错……小舌头好软……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男人感受着胯 下传来的一阵惊人力量,浑身肌肉绷紧,颤声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样……深一点……再替我含的深一点……唔……嘶…… 真是爽死我了……」
 
  「……」
 
  夜幕正在悄悄降临,屋外长明的灯火下,映照出了两个正单方面做着活塞运 动的饱实身影。
 
  风吹过,枝木摇曳,漫天落叶飘零。
 
  幽夜里,窗台前,一点烛光闪动。
 
  美人如玉,箫吹如泣。
 19
 
穿越至今,赵启的人生征程终于要拉开大序幕了。
 
  岁月如梭,时光流转,眨眼之间,赵启与云韵二人在这神照锋茫茫群山当中 便已度过半月时光。
 
  在这十数日里,二人不间断的修习明神功双修之法,渐渐的已有小成,赵启 体内真气也由腹中一重气脉的关元穴道突破到了现在的第三重气脉檀中穴,仅仅 只差最后一个大穴未被攻破,便能踏入到这四重气脉的神通领域。
 
  二人每日里练罢了功,便会引颈相依,放开身体节制念想,在这不大的厢房 里深拥而吻,行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快美之事。
 
  云韵在这段时日里夜夜都与赵启在床榻上朝夕痴缠,抵足而眠,心中对赵启 再也没有先前那般抗拒,每每被赵启胯下一根黑色大屌干的晕红上脸,娇喘喘吁 吁之时,竟然也会偶尔几次主动挺起翘臀,献出股间穴底那一朵最娇嫩的花心以 供赵启大肆采硕。
 
  赵启尝到美人花心这等神魂欲飞,酥麻入骨的销魂滋味,自是食肉滋味,越 发努力的浇盖灌注。每每一根黑色大屌将云韵插的是高潮迭起之际,都会以小丸 儿药力相迫,强行让着羞红着脸儿的云韵挺着两只丰盈傲人的大奶子跪在自己的 胯下,小手儿一边替着自己轻轻的按摩吊垂在胯下的粗大卵袋,小嘴儿一边砸吧 的吞咽着自己一根黑壮大屌中射出的滚烫浓精,当真是好不痛快。
 
  而二人在这连日里不断的引颈交媾间,云韵曾几数次的悄然把手伸向了赵启 那毫无防备的背心之上,似乎想要将眼前这个留着板寸头正大肆侵犯着自己的粗 野男子背心命脉一下掐断,但她犹豫数次,终究还是下不了手,被赵启一根粗壮 的黑色大屌插的气喘吁吁,高潮不断之余,只得恨恨的在赵启肩头狠咬一口,双 手紧紧抱住赵启那雄壮的腰身,盘着两只娇嫩的小腿丫子,闭目迎接着赵启一阵 快过一阵的狂猛进攻。
 
  这日傍晚时分,月上枝头,幽鸟在窗外啼叫不止。赵启行罢了功,搂着云韵 一张羞红阵阵的小脸儿,不断挺动进出着下体一根粗大事物,正给云韵一张小嘴 儿汩汩灌着滚烫浓精。正于飘然享受间,忽地心中一动,却是隐隐感受到了此时 屋外似乎有一个人影正在向着自己方向悄然接近。
 
  赵启得云韵一身精纯内力相助,这些时日以来功力突飞猛进,玄功精进不说, 耳力也是大聪,这屋外稍有风吹草动之色变会立即察觉。他闻得屋外动静,自知 来人是敌非友,当即连忙一挺小腹,在云韵口中射罢了精液,迅疾拔出,悄然道: 「女人,屋外有动静,你且先防备着。」
 
  说罢,当即轻手轻脚,反身至床榻旁的木箱子里取出了自己最心爱的那把G22 式阻击步枪,拉开保险,搭在肩上,于悄然间,对准了屋外那人渐行靠近的身影 方向。
 
  只听「砰」地一声轻轻爆响。赵启气机锁定之下,却是仅仅凭借着自身感觉, 隔着一小堵木墙,便对着屋外那人藏身方向开了一枪。
 
  一枪既出,赵启即刻披起床间一件衣物,抄着阻击步枪便一个闪步窜出了门 外。赵启流亡海外多年,更被对手敬有一个毒蛇的狠辣称号。他最擅长的便是如 一条毒蛇一般,潜伏于暗处,乘敌未觉之时制敌于先。赵启这份敏锐直觉在与大 毒枭讹你我诈的争斗中,也不知道是多少次的曾救了他的性命。
 
  赵启奔出门外,敏锐的目光,迅即发现,此时山间莽莽林园中有一道黑色的 身影正踉跄着步伐,不断的在往山下奔行。
 
  「站住,你再跑我就开枪了。」赵启冷厉的目光直视那道黑色身影,喝道: 「我敢保证,我这一击将会全力出手,你没有半点生还的可能。」
 
  似乎是赵启的发声威胁有了效果,那道狼狈奔行的黑色身影顿时为之一僵, 停下了脚步。
 
  「丢掉武器,举起双手,慢慢的转过身来。」赵启以手托枪,用瞄准镜下外 放而出的红色激光瞄准了那人僵直的背影,提声喝道。
 
  却见那人『叮』一声,杨手抛下了腰间一把黑乎乎的刀鞘,身体朝着赵启方 向慢慢的转过身来。
 
  「是你?」待到赵启看清来人身形瘦削,头上戴着一顶披着黑纱的三角斗笠 之时,心中瞬即知晓来人身份,眉峰一拧,沉声问道:「你不在老殿主御前座下 听命,却跑来此地想要暗算于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深夜里悄然潜行而来的黑衣斗笠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深夜里前来召唤杨 神盼入宫的神殿御前座下影卫——劫龙。
 
  只见他头上一个不大的斗笠下看不出是何等表情,此时一只手捂着正不住往 外流血的大腿,而另一只手却是悄然摸向了腰后系着的一条黑色织带。
 
  「你见识过我的手段,相信不会干出那么愚蠢的事情。」赵启瞄准镜中的红 色激光对准了劫龙墨黑色的斗笠正中那一只露出的血红眼眸,冷冷说道:「我知 你素来阴险狡诈,奉劝你老实一点,别和我耍什么诡计!」
 
  「这是什么武器。」劫龙被赵启瞄准镜中的那一缕红色激光瞄准脑门,身体 一僵,不敢再动,道:「我乃神殿座下御前影卫,身份拟同老宗主一样尊贵,你 敢在此杀我?」
 
  「我非神盼一般心善,敢与不敢你试试便知。」赵启眉峰一挑,笑道:「你 可知道我于此峰间是何等身份?」
 
  此言一出,顿时便见那劫龙身躯微微一阵颤栗,似乎是从赵启的话中联想到 了其中一种极怕可能。
 
  「我乃神照锋首尊赵启,手持老宗主亲赐御令『往生』,执掌半山之刑法, 独断一峰之峥嵘。」赵启眸子里流露出一股极为强大的自信,兀自冷冷笑道: 「黑衣刺客劫龙,深夜蛰伏上山,闯我幽宫,欲行不轨,被我执往生令出手就地 诛灭!」说着双眸冰冷的目光看向劫龙,用戏虐般的口吻笑道:「我的神殿御前 影卫劫龙大人,在如此情况之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见黑衣劫龙闻声站在原地一阵默然无语。赵启当即用手从腰间取出了一块刻 有『往生』二字的温润红玉,放在劫龙面前一摆,提声喝问道:「影卫劫龙,我 就问你,说,你想死,还是想生!」
 
  「生!」劫龙一声嘶哑难听的嗓音无比高亢道。
 
  「好,你既然不想死,那便接住这个。」赵启扬手一扔,将一小袋装有白色 粉末的塑料袋朝着劫龙掷出。
 
  「这是什么?」劫龙一把接过空中赵启飞掷而来的一小袋粉末,嘶声说道, 「里面装的是毒药么?」说话的同时却忍不住在心中暗喜道:「愚蠢之人,却不 知道打听打听我劫龙乃百毒不侵之体么。」
 
  「你别管里面装的是什么,我说,你做!」赵启用不可置疑的口吻说道: 「将白色粉末倒出一小半,倾于掌间,尽数都以内力催动,慢慢催化。」 
  劫龙嘿嘿一笑,浑不在意,当即便依着赵启之言尽数照办。俄顷,只见劫龙 掌间烟熏缭绕,迷雾蒸腾,原本手中一堆略带着些许冰蓝色的粉末,化作了丝丝 缕缕的雾化真气,开始往外冒腾徐徐升空。
 
  「你现在运气丹田,将这些雾化气体全都吸入体内,再祭起玄功运上一个周 天。」赵启说道。
 
  「这又是哪种新奇的用毒手段?」听得赵启之言,劫龙心下隐隐生出一丝不 安,但他自负抗毒体质天下无双,却也不加惧怕,当即嘿嘿怪笑一声,气沉丹田, 长啸一声,把头一仰,将掌间蒸发而出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白色水雾,有如鲸鱼吸 水般,化作两道白色细小的气旋,尽数都吸入到斗笠下两个胀大的鼻孔当中。 
  劫龙化尽手中白色粉末,正想出言调笑赵启两句,却不想思虑间,蓦地浑身 一震,双手竟忍不住的慢慢的颤抖了起来。
 
  「小和尚,这是什么毒药……」劫龙颤抖着的双手伸进斗笠中,按住头部, 似在痛苦,又似乎在享受着某种极大的欢娱。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是毒药……」
 
  劫龙极为痛苦的哀嚎了一声,蓦地一下躺倒在地,双手拍打着脑袋,在地上 不断的翻腾滚动着,似乎想将什么可怕的东西赶出自己的斗笠外。
 
  「此物名为升仙散,乃为使人往生极乐之物,确实不是毒药。」赵启哼哼笑 了一声,说道:「此物乃神仙所饮,我劝你还是不要抵抗,好好的享受一下它的 妙趣吧!」
 
  赵启双手横胸,抱枪而站,双眼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那在草地中不断翻滚 折腾的劫龙影卫。
 
  那劫龙运起玄功,拼死抵抗,待得他闹过半响,见抵之效果甚微,这才渐渐 的放弃了抵抗,转而盘踞起身来,像一条似欲随时攻击人的毒蛇一般伏在地上, 斗笠下那只血红血红的独眼死死盯着赵启,嘴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喘息着气儿,其 间身体不住的在微微颤抖,似乎在享受某种剧烈的愉悦。
 
  「这个东西既然不是毒药,你却为何要我服下?」少顷,劫龙嘶哑着难听的 嗓音发声问道。
 
  「我让你服下此物,自然是有它的用处,至于原因,我想你以后便会知道。」 赵启双手横胸,抱定而立,「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谁?」劫龙扶正头顶上歪斜的斗笠,一手撑着地,缓缓从地上爬起。 
  「你知道我在说谁。」赵启虎眸含煞,对着劫龙一字顿一字说道:「神女杨 神盼。」
 
  甫一提及杨神盼,劫龙霎那间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瘦削的身躯变得颤抖 不已。只见劫龙蒙着黑纱的斗笠中露出了一只布满血丝,其形可怖的眼睛,斗笠 下披卷着的布纱滚动,竟是一连声的发出了一阵阵尖锐刺耳的桀桀怪笑之声: 「神女?杨神盼?」
 
  说着竟是『呸』了一声,颇为不屑的说道:「还神女呢,什么狗屁神女,不 过是被人给操了几下屁眼儿,还不是让人给干的是水儿直流。」
 
  那劫龙似乎是对着杨神盼存着什么极大的怨念,见赵启阴沉个脸,心中更觉 快慰,嘶哑着嗓音,一连几声嘿嘿怪笑道:「你可知道杨神盼这小浪妮子到底有 多骚……都被人操着小屁眼儿玩到床上去了,居然还闭着个眼儿想强装着什么矜 持,结果给人没操几下,硬是被插的那个水儿直流……」
 
  「小盼儿真的让人插到了屁眼儿么……」赵启两眼一黑,听的脑中一阵眩晕 传来,忍不住提声喝道:「够了……我不想听你说这个,我只想问你,她现在好 还是不好。」
 
  「好,怎么会不好?」劫龙一扬斗笠,拉尖的下巴上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那天夜里杨神盼这小浪蹄子可是被我一手引进宫去的,我可是亲眼看见杨神盼 这小浪蹄子被那庆历老鬼与他那几个同穿一条裤裆的胞兄弟们一起掰着臀儿给弄 到床上去操小屁眼儿的。」
 
  「嘿嘿,话说杨神盼那小浪蹄子这些时日里不在神殿寝宫,却把那几个老家 伙们给憋的坏了。」劫龙那犹如锯木一般嘶哑难听的嗓音格格怪笑道:「那几个 老家伙挺着大卵袋子这在床上轮流操着那骚丫头的小屁眼儿,连着给她灌了一夜 的精,干到早上天色大亮的时候,口里居然还嚷嚷着说什么操的不够过瘾,明天 后天还要多叫几个人在这里换个花样儿一起接着操。」
 
  「神照锋的赵尊者大人,你可知道杨神盼那小骚蹄子挺着一对大奶,翘着屁 股蛋子在这床上被那老家伙给叫来的那一伙人给操爽了有多久么?」却见劫龙伸 出三根手指,对着赵启嘿嘿笑道:
 
  「三天,那骚丫头在这床上被那伙人换着花样儿整整操了三天。」劫龙说到 这里放缓了语调,刻意一顿道:「那骚丫头挺着屁股蛋子趴在床上被那伙人插着 小屁眼儿一顿狂操,这操到后来,竟连裹在胸前的一对大奶也被干的是一下子弹 了出来。」
 
  「啧啧,那骚妮子的奶子真是可大,可圆,几个人一只手都抓不过来呢!」 劫龙嘴中啧啧有声的回味说道:「那几个老家伙们真是艳福不浅,这插着小屁眼 儿玩到最后,居然还能顺手玩了那骚丫头裹在胸前的一对极品大奶,要知道那骚 丫头平素里可是高傲的紧,这许久没见却是转了性子吗……」
 
  劫龙调整着语调还欲再说,却听赵启一声沉喝道:「够了……你别再说了。」 
  赵启脑子里晕乎乎的,他委实不敢想象,自己心目中最敬仰的女神居然就这 么轻易的和人在床上玩着群P ,被人干着小屁眼儿,心神大乱之下,赶忙运起明 神功心诀收纳心神,一连几个吐纳间这才平复下心中那滚滚燃烧的欲火。 
  赵启唯恐自己再听劫龙说将下去会气机崩坏,陷入走火入魔之虞,当即一摆 手,喝道:「你这便走吧,我放你一条性命。」
 
  「哦,你这就肯放我走了?」劫龙黑色斗笠下猩红的眸子里露出一丝怀疑之 色,「你怎么就不问问我来这神照锋上干什么了?」
 
  「现在我就算问你,想必你也不会告诉我答案真像。」赵启调整好呼吸,浓 眉一展道:「不如等你以后想告诉我的时候,自己再来这神照锋上找我如何?」 
  「这却是个好想法!」劫龙墨黑色的斗笠下看不出来表情如何,抄手一抓, 隔空吸起了地上那一把被她先前丢落在地的漆黑刀鞘,笑道:「可是你怎么就确 定我走了以后还会来再上山来找你?」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赵启一手痛苦的捂着头,喝道:「快走, 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你。」
 
  「嘿嘿嘿,你会后悔的。」劫龙斗笠下露出的一只独眼紧紧盯着赵启双手动 作,手紧紧握着一把至小腹而下斜伸而出的狭长刀鞘,嘴里一边嘿嘿的怪笑着出 声,脚下一边悄悄然向后踱着巧步,却是在防着赵启暴起杀人,打着那徒然开溜 的想法。
 
  赵启此时心中一片混乱,却无心情与着劫龙这般对峙,随意朝她挥了挥手, 不耐烦的驱赶道:「要走便走,何来这等心机计较,要找我时你自然会回来寻我。」
 说罢,竟是再也不理那一旁还在那谨小慎微提防的劫龙,抬起脚来,自顾自转头 就走。
 
  「好小子……敢对我如此托大……」劫龙窥见赵启背影,眼角中似有寒光闪 过,但他盯着赵启背上一把绽放着乌光的阻击步枪心中犹豫片刻,却终究不敢再 对赵启暗算出手,当即伏低身躯,一个折转,返身便窜进了身后一大片葱葱郁郁 的丛林灌木当中尽疾奔走,几个呼吸间,身影便已从树林中消失不见。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