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真?妄想同萌 前传](4-5)作者:kkmanlg
[真?妄想同萌 前传](4-5)作者:kkmanlg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185
 

              第四章
     

    ……我究竟算是什么?想要成为什么?
 
  这里是个昏暗空间,应该算是修伊的房间吧,把废弃仓库清空出来的房间, 今天依旧只有点着足以照明的火苗。
 
  昏暗灯光下,浮现一个脸色苍白的人影,就算点起灯火,也无法照亮一片漆 黑的脚边。
 
  地上画着庞大的魔法阵,等於是一个封印空间,也是个无论寒暑都一样冰冷 的空间,除了修伊本人之外,几乎没人会过来造访。
 
  这是是青之太阳神恩惠被隔离在外的空间,对於人类而言,是本能会感到恐 惧、疏远的地方吧。
 
  当然也有例外。无法活在人类世界、只能活在里世界的人们,以及被人类追 杀的魔兽跟魔族。他们名为「闇夜之眷属」,栖身在黑暗之中。
 
    ……这个结果,造成一个种族永远无法受到恩惠。
 
    那也是人类对於魔族的偏见,偏见进而造成悲剧,一生永远无法痊癒的伤痕。
 
    修伊身为「闇夜之眷属」,继承了魔神之血,体内却有另一半的人类血脉。 
    然而,他继承了魔神之血,只因为这个理由……被单方面划分在闇之阵营。 
    ……又做了那个梦。
 
    重重包围的人影。
 
    痛苦喊叫的女性。
 
    食物腐败的腥味。
 
    烈酒翻倒的臭味。
 
    研磨锐利的长剑。
 
    昏黑的铅色光芒。
 
    鲜血跟胃液混合的难闻味道。
 
    被死死压住的身体。
 
    遭到撕裂的衣服,小孩流泪的悲鸣。
 
    那名孩子,不知哭求过多少次住手。
 
    可悲的是,无论他再怎么祈求,也无法改变眼前上演的悲剧。
 
    ──只因为他的出身。
 
    ……那个梦,身体痛得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的梦。
 
    伸出手,却总是捉不到重要的人。
 
    「你们对妈妈做什么!放手、放手啊!」
 
    「别看、不要看这边!修伊!」
 
    表情苍白,视野变得血红一片,已经不知道眼角流下的,究竟是鲜血或泪水 了。
 
    男人们拿着酒瓶,围绕在女人的身边。
 
    下流笑声,以及被酒精煽动的欲望。
 
  还有几个人用力压住小孩,不让他有机会挣扎,为了烙印下这一幕,甚至还 拉开小孩的眼皮,让他深深记住这痛彻心扉的情景。
 
    遭到殴打,视野变得模糊、阴暗,却无法选择闭上眼睛逃避。
 
    暴露出来的大量肌肤,上头有无数手掌蠢动,留下难看却深刻的抓痕。 
    馊水气味,彷彿永远不会结束的夜晚。
 
    女人双脚在半空中规则摆动。
 
    身体好痛、好痛。
 
    「妈妈……妈妈!」
 
    小孩只能这么哭喊,换来一阵殴打。
 
    无法呼吸。
 
    嘲笑声跟责骂声。
 
    「你这个恶魔!生下魔物的女人!」
 
    身体震了一下。
 
    那是一直回荡在耳边的言词。
 
    ──魔物是谁?是说我吗?
 
    连心脏都几乎停止的痛楚,让小孩下意识用力呼吸,血腥味渲染了身体每一 处。
 
    惨叫、泪水。
 
    小孩努力伸出手,朝着母亲伸出长了很多黑痣的手。
 
    ……这些黑痣,就是小孩被当成魔物的理由。
 
    小孩不明白,因为母亲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只是一味地保护他。
 
    即使如此,小孩仍然努力伸出手,想要捉住那个唯一的依靠。
 
    无论怎么努力伸出手,却总是捉不着……
 
    ──母亲的生命之火。
 
    孩子挂着满是泪水的视线发誓。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人类所有人……
 
    修伊没有告诉任何人。
 
    每当自己杀人后,胸口就会出现一片冷雾,重新唤醒刻印在体内的梦靥。 
    自从父亲死后,过着几乎喘不过气的每一天。
 
    当时,为了避免被发现自己就是魔神的后代,只能盲目逃跑。
 
  想当然的,往日父亲的部属都跟着四散,没有人愿意跟随一个抛下父亲逃走 的小孩,更不愿意跟随在魔族之中遭受鄙视的半魔人。
 
  即使获得斋宫的庇护,仇恨依旧挥之不去,斋宫众人眼中的神色,就跟以往 嘲讽自己的目光一模一样。
 
    梦境始终提醒着,自己究竟是个多么让人看不起的存在。
 
    这个世上,能否有一个安身之地呢?
 
    修伊睁开眼睛,看向房间最上头的窗户。
 
    太阳已经升起,阳光从窗户打落下来。
 
    对至今的修伊来说,那是过於遥远,无法奢望的地方。
 
    只是……眼前的这件巫女服,却跟黑暗格格不入。
 
    关心自己的目光,窜过鼻腔的清新乳香,枕在脑后的柔软大腿,都是属於女 性的温暖怀抱。
 
    这种感觉,就跟小时候在森林徬徨无助时,对自己伸出来的那只手一样。 
    ──「怎么了?男生可不能哭啊。」
 
    ──「你要活下去,连母亲的分一起活着。」
 
    想到这里,修伊稍微挪动了身子,以免视线完全被巫女服里的巨大隆起遮住。
 
  从乳房边缘往上看过去,那是没有一丝杂质的澄澈眼神,单纯只希望慰藉自 己的神情,嘴唇些微张开,正在念着祈祷的句子。
 
  黑发黑瞳,却有着过於灿烂的纯粹,让修伊稍微瞇起眼睛,观察这位始终跟 随在身边的巫女。
 
    巫女服的隆起处有些湿润,香气就是从这里传出。
 
  这件白衣显得相当紧绷,乳房彷彿随时都会蹦出来似的,前端两处呈现浅红 色的突起,如今也竖立起来,持续流出香甜乳汁。
 
  自从任务结束之后,都还没吸过这对胸部的母乳,神乐结束之后的副作用, 乳房变得又大又圆,像是在催促修伊快点凑上去吸,散发出阵阵乳香。
 
  仔细想想,或许就是这对乳房的母乳,让人怀念的母性气味,将自己从恶梦 之中拉出来吧。
 
    「千早……千早。」
 
    「……是的。」
 
    听到主人的呼唤,千早低头。
 
  从千早的视线看过来,想必也知道自己胸部的状况吧,巫女服吸了乳汁,导 致浮贴在乳房上头,而且湿润范围还渐渐扩大。
 
  但是,她仍努力伸长脖子,想要看清楚修伊的表情,不是为了请主人吸母乳, 而是关心主人是否离开恶梦了。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祈祷了多久?」
 
    「……从天亮开始。」
 
    呼,修伊深吸一口充满乳香的空气,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想必已经早上了 吧。
 
  千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乾枯,这也代表她有多么认真祈祷吧?这份心意,让 李维也感觉内心变得轻松了。
 
    千早低着头凝视乳头……被白衣遮住大半的蓝色头发,忧心询问。 
    「……主人、又梦见以前的事情了吗?」
 
  「是啊。又回忆起厌恶的过去。已经离得很远的过去……无论怎么挣扎、都 无能为力的过去。」
 
    修伊虽然尽量说得若无其事,千早却露出有些寂寞的视线。
 
  这位始终跟随在主人身边的少女,自从知道修伊遭遇过的悲剧后,就持续在 祈祷吧。
 
  就算是现在,她也没有停止祈祷,那不只是身为巫女的本分,更是她本人的 期望。
 
  然而,无论怎么努力,却始终无法触及修伊心中的那片黑暗,无法让主人得 到片刻的安稳。
 
    既然无法触及,就只能在旁守护着,期待奇蹟是否能够发生……
 
  「来到斋宫之后,我以为已经遗忘了……为了磨练自己的能力、为了让自己 没有时间能够作梦……始终只是在逃避吧。」
 
    正因为自己身为半魔人,这种悲剧就不可能避免。
 
    失去母亲、失去父亲,连一个安身之地都很难获得。
 
  感受到主人心中的冰冷,千早吞了口水,接着伸出带有怀念香气的拥抱,下 定决心说道。
 
    「……主人、请您躺在我的胸口。这对胸部,是为了治癒主人而存在的。」 
    千早稍微让上半身往前倾,让主人看清楚自己的乳房。
 
  快要弹出巫女服的乳房,现在更是几乎满了出来,光是一个细小动作,就会 微微晃动了。
 
  虽说巫女服是容易掩盖身体曲线的衣服,穿在千早身上,却是将胸部的轮廓 明显烘托出来,两颗沉甸甸的乳球挂在胸前。
 
  「是啊……应该能做一个好梦吧。不过,昨晚的任务结束后,你没有自己挤 过母乳吗?」
 
    「……呜呜。」
 
  主人的言下之意,千早当然很清楚,神乐演奏的副作用,让乳房堆积了满满 母乳,变成鼓涨涨的碗型。
 
  害羞导致满脸通红,加上母乳让胸部很疼痛,乳头整个都竖立起来,等着有 人伸手抓住。
 
  乳房单单只是摩擦到巫女服,就出现一股让人陶醉的快感,母乳也不受控制 流出。
 
  在刚刚说话的这段时间,母乳会不会滴到主人脸上呢?想到这里,千早就害 羞脸红,忍不住呻吟了。
 
  千早虽然是侍奉修伊的巫女,但这样单刀直入的提问,代表主人也知道她现 在胸部的状况,更让千早感到丢脸。
 
    从胸前的酥麻感觉来看,只要轻轻一挤,母乳肯定就会喷出来了吧。 
  昨晚的神乐非常完美,千早也顺利发动了「魔剑?乳燐」,但越是完美,事 后的副作用就会更加强烈。
 
    修伊直直凝视千早的乳房,身为神乐主,有观察巫女身体状况的义务。 
    「……呜。」
 
    感受到主人的视线,千早哼出一声可爱叫声,但没有做出任何抵抗。 
  巫女服鼓出了两座高山,几乎快要满出来的乳房,有着压倒性的存在感,里 面装满了母乳,彷彿水球那般圆滚滚的。
 
  千早长期接受修伊的神乐,胸部自然变得异常敏感,母乳分泌的量也越来越 多,巫女服明明是遮住全身上下的衣服,却只有胸部一带异常突出,结了两颗等 待採摘的果实。
 
  修伊拉开千早的巫女服,彷彿听见了「咚」的效果音,牛奶色肌肤立刻塞满 全部视野。
 
    「……主人……」
 
    千早害羞皱起眉头,虽然经过这种行为许多次,但还是很难控制身体反应。 
  乳房从巫女服里面获得解放,分量十足的乳球,不必依靠双手挤压,就出现 深不见底的乳沟,彷彿左右互吸似的挤成一团。
 
  千早低头看了自己的锁骨下方,尽管装满了母乳,却依旧没有失去弹性,甚 至抵抗重力往前突起,创造出一个十足立体的世界。
 
    这个美景,连她自己都快要晕眩了。
 
  没有了巫女服的束缚,乳头已经渗出母乳,随时都会满出乳头的凹陷处,从 粉红色的山坡滚下来吧。
 
  在仓库房间的昏暗灯光中,只有乳头一带的水分反射着光芒,更增添了几分 淫秽气息。
 
    「啾……啾……」
 
    「……好难受……呀……啊……主人……吸着乳头……嗯嗯!啊……哈啊……」
 
    修伊直接吸吮乳头,手掌用力抓住乳房,十根手指完全埋进去乳肉看不见了。
 
    强烈快感,让千早忍不住呻吟。
 
    这跟演奏神乐的时候不同,一个个不受控制的音符,回荡在黑暗空间。 
    「……啊……嗯……哈啊!乳头、好麻……嗯嗯……母乳、流出来了……」 
  神乐结束之后的后遗症,让千早的乳房更加敏感,只是轻轻揉捏几下,母乳 就直接流进修伊嘴里。
 
  千早紧紧闭上眼睛,任凭主人的双手挤压胸部,乳头咻咻喷出母乳,乳腺的 酥麻感窜过全身,制造出出比平时更多的乳汁。
 
  粉红色乳头跟乳晕,整个膨胀起来,香甜母乳彷彿千年涌泉那般,看不出停 止流出的迹象。
 
    「……嗯、哈嗯……哈……呀啊……主人……母乳……出来了……」 
  修伊从正面抓住几乎快要顶到自己的巨大乳房,来回抚摸,乳肉出现好几条 手指凹陷进去的阴影。
 
  被主人抓着胸部,千早身体很快就失去了力气,如果不是因为乳房被修伊捏 在手上,整个人都会靠进修伊怀里了。
 
  修伊捧起重量更为增加的乳房,乳肉立刻把手掌整个包住,母乳甚至流到手 腕上了。
 
  碗型乳房的前端,乳头显得相当肿涨,充血程度出乎预料,为了不浪费这些 母乳,修伊把左右乳头靠在一起,刻意发出声音,同时吸吮两颗乳头。
 
    「……啾……啾噜……」
 
  「……呼啊……啊、呼呜呜!嗯嗯……嗯……这样吸……感觉好舒服……啊 啊……乳头被咬了……母乳会流出来的……」
 
  千早拼命忍耐乳房传出的快感,神乐结束之后的亲密行为,让她感到期待跟 紧张,汗水跟母乳混在一起,飘出某种让人觉得怀念的香气。
 
  千早尽管想要闭紧嘴巴,呻吟声却不断哼了出来,个性虽然很沉默,乳房却 跟本人相反,存在感比任何一位巫女都更加强烈,强烈弹性把主人的手指推回去, 母乳却把主人的手指吸住。
 
  从指尖满出来的乳肉,肌肤比最高级的绢丝还要滑嫩,加上装满母乳的关系, 捏起来的触感非常紧绷。
 
  修伊嘴里发出吞嚥母乳的声音,手里则是汗水加上母乳,跟乳房互相摩擦的 湿润声音,母乳一股股流进嘴里,不管怎么喝都喝不完,让修伊下意识握紧这对 果实。
 
    「……咕噜……啾噜……」
 
  「……呀啊、好舒服……嗯嗯、啊嗯……被主人咬着乳头……呜呜……身体 都没力气了……」
 
  低头看着主人吸吮母乳,千早的母乳本能被诱发出来,即使表情为难害羞, 却不自觉挺起背部,让乳房能够更贴近修伊。
 
  接着,修伊以蔷薇色的乳晕处为中心,用力吸吮,并且咬住乳头,把很有重 量感的乳肉拉成吊钟状。
 
  敏感带遭到刺激,让千早背部不断跳动,挤在修伊脸上的乳肉,除了流出大 量母乳之外,也带有些许健康的诱人红色。
 
  放开乳肉后,乳肉像是再次发出了效果声,在几次来回晃动之后,恢复完美 的碗型,主人这样玩弄胸部,让千早的雪白脸颊、乳白乳肉,都因为害羞而变得 更红了。
 
  「……嗯嗯……主人一直吸乳头……啊、咿……啊、呀……感觉好奇怪…… 啊啊……我快要……啊、啊啊……啊───!」
 
  此时,千早身体大幅颤抖,乳房也出现很不自然的脉动,身体则是往主人的 方向弓起。
 
  看见这种情况,修伊也没有停止揉捏胸部,手指摩擦粉红乳晕的周围一带, 同时大口吸吮母乳。
 
    ──咻噜、咻、咻噜!咻沙、咻~~~~!
 
    「……呜!啊……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嗯!啊啊嗯……」
 
    「……咕噜……咕噜……千早、母乳会不会太多了?」
 
    修伊重点抚摸乳晕一带,手指用力按下去,让千早的胸部整个麻痺. 
    每个动作,都能刺激到乳房的敏感带,流出母乳。
 
  听见修伊的这句话,千早的脸红到快要烧起来,但她没有反抗,任由主人吸 吮自己的胸部。
 
  如果献出乳房,就能让主人忘记苦痛的话,她很乐意这么做,即使那只是暂 时的安抚……
 
    「哈啊啊……那里、不行……主人……」
 
  随着时间经过,乳肉变得膨胀一些,前端的粉红色乳晕早已充血,几乎整个 都被修伊吸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啃咬。
 
  作为神乐结束之后的调整,修伊必须把千早的母乳通通挤出来,双手从乳房 下方捧起用力揉捏,换来嘴里更加明显的乳汁甜味。
 
    低头看着主人专心吸母乳的样子,让千早感到有点恍惚。
 
  正因为她亲眼目睹过自己父母在眼前遭到杀害的一幕,所以更能体会主人心 中的痛苦与寂寞,她所能做的,就只有努力张开怀抱,试图填补破碎的内心罢了。 
  无论拥有多么卓越的能力,只要主人身为半魔人,就永远躲避不了嘲讽与鄙 视,即使在神那教之中也是一样,这就是现实的无奈之处。
 
    两年前,千早获得修伊的搭救,并介绍了近卫家收养她,学习神乐与古流剑 术。
 
  从近卫家当家的口中,得知修伊的真正价值、以及未曾坦白过的黑暗过去, 从那天开始,千早就暗自发誓,自己要成为主人的盾,不让主人再次陷入悲伤。 
  然而,纵使千早一直努力至今,也无力改变烙印於灵魂深处的过去,只能一 次又一次看着主人被恶梦缠身,感到深深心痛。
 
  如同主人救了自己一样,自己也希望主人获得救赎,想要成为主人的助力, 千早打从心底这么期望。
 
    想到这里,千早就更用力抱紧修伊,将身体奉献给自己的主人。
 
  神乐的术式调整结束,千早没有将胸部沾染的母乳跟口水擦掉,就这样直接 穿上巫女服。
 
    即使可能会引来非议的目光,但千早乐意承受。
 
    看着修伊重新恢复理智的红色眼珠,千早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修伊将桌上读到一半的古文书重新收好,问了一句。
 
    「你应该有事要说吧?千早。」
 
    千早帮忙把书摆回书架上,同时点点头。
 
    她不擅长掩饰感情,更不喜欢在主人面前有所隐瞒。
 
    「……那都夜殿下请主人过去斋宫一趟。」
 
    「我知道了。」
 
    平淡无味的回答。
 
  千早知道,修伊对於斋宫这块地方,有着本能上的抗拒,但来自那都夜的召 唤,那就没有拒绝的可能。
 
    千早握紧拳头,鼓起勇气说了。
 
    「……主人、请问可以让我同行吗?」
 
    「你跟我去到那个地方,恐怕会跟我一样被人看不起啊。」
 
    修伊面无表情说出来,但语气带着点挖苦,这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过,千早直直看着修伊,眼神中没有一丝犹豫。
 
    修伊很想叹气──但他克制住这个冲动。
 
    「好吧……但不管遇到什么状况,都绝对禁止你攻击斋宫的巫女,明白吗?」
 
    千早咬着嘴唇,点点头,这也代表主人预测到会发生什么状况了吧。 
    野太刀的铃铛发出声响,千早感到有点不甘心。
     

              第五章
     

    修伊跟千早两人,在铺有石板的路面上快速奔跑。
 
  四周是连绵不断的高大树木,枝叶重叠挡住大部分的阳光,只有少部分光芒 打在石板上头,在深浅不同的黑影中闪闪发亮。
 
  修伊当作住所来使用的仓库,虽然也是位在斋宫,但两人必须前往的地方, 是位在斋宫最深处的禁地。
 
  那是骑马也要花上半个小时的距离,两人却只靠着双脚赶路,速度也不会落 后太多。
 
  这里的道路弯弯曲曲,还有许多迷惑外人的巧妙布置,很容易迷失方向感, 但只要能够掌握其中的变化规律,其实就跟走直线没有两样。
 
  修伊态度放松下来,对他来说,这种附加了层层结界,跟世界几乎隔绝开来, 没有寒暑之分的环境,让他感觉到很舒适……不对,是有种莫名的怀念。 
  仔细看看,修伊踏出的每一步,步伐的距离都明显不同,但速度却始终保持 稳定,从来不曾减缓。
 
  这是刻意调整过的步伐,若是将所有步伐踩在地上的时间点组合起来,正好 可以成为一首稳定发展的节奏,谱出悦耳曲子。
 
    千早努力追在修伊身后,脚下浮现点点绿光,明显是用了加强身体能力的术 式。
 
    「要不要稍微减速?」
 
    「……」
 
    面对主人回过头来的问句,千早虽然脸色有些疲惫,但还是轻轻摇头。 
  母乳才刚被吸完,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但想要跟上修伊,对她来说依旧有 点勉强,左手按着饱满胸口,忍受乳肉遭到拉扯的痛楚,想要压抑渐渐加速的心 跳。
 
    即使如此,她仍没有打算减低速度。
 
  她总是有种感觉,主人虽然会回头,但绝对不会停止前进,自己的速度一旦 放慢,就永远跟不上主人了。
 
  千早使用的术式,是利用母乳作为媒介换来的神力,降低身体周围的空气摩 擦力,进而提升速度的神乐术式。
 
  胸前传来的强烈刺激,让千早忍不住咬着嘴唇,母乳被吸光之后,神力直接 在胸部里面运作,制造出阵阵快感,折磨着神乐巫女的理智。
 
  以这样的状况来说,即时编排乐曲节奏的修伊,以及身处神乐术式之中的千 早,两者都各有自己的课题。
 
  修伊基於某种限制,大部分的时候都只能运用体术,但涉及神乐的部分不在 此限,所以他才採用这种富有节奏感的移动方式,尽量降低体力消耗。
 
  相对的,千早则是必须活用神力,移动方式完全依靠神力来控制,代表必须 控制自己的心神,不能被修伊的节奏拖着跑,否则会增加神力的负担,快感一旦 更为激烈,恐怕会落得在森林里高潮失禁的窘境吧。
 
  对於巫女来说,跟随神乐主的音乐,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本能,现在却要抗 拒这种本能,更是一种极其困难的训练。
 
  千早看着主人的背影,耳朵却要避免接收主人脚下的节奏,感情跟理智的冲 突,让她的乳头出现反应,在巫女服最前端形成粉红两点,开始出现湿润痕迹。 
    迷惑人心的结界之中,瀰漫着一股甘甜乳香。
 
    修伊跟千早两人,来到一座小山丘上。
 
  穿过山脚之下的红色鸟居,一条石板路蜿蜒而上,在周围长年盛开的樱花树 林之中,一处黑得发亮的大门等在眼前。
 
  寄宿着强大灵气的地方,有着让人心生畏惧的氛围,光是接近,彷彿双脚就 快不受控制,咚的一声跪在地上了。
 
  千早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即使昨天对战百名骑士,恐怕都没现在这一 刻如此认真吧,手微微举起,随时都想拔出背后的野太刀。
 
  修伊看上去若无其事,却是很没礼貌,一脚踹开前方厚重到能够砸死人的大 门后,立刻拉着千早往后退开。
 
  两人刚刚所站的位置,出现一个冒着黑烟的大洞,如果不是修伊反应够快, 下场就是得挂伤号好几个月了。
 
  六名巫女挡在前方,身材曲线在白衣底下显露无遗,紧贴肌肤的布料,衬托 出乳房的险峻坡度,随着呼吸微微晃动。
 
  她们胸前的纹章,除了斋宫的「闇之九曜」外,还加上了「五个木瓜纹」, 被乳肉撑到变形的纹章,看上去反而更加显眼。
 
    这也说明她们是斋宫巫女的最高阶级──大御巫。
 
  飘散在空气中的点点乳香,本身就是一种针对外敌的结界,她们手中所拿的 武器,都能各自当成乐器弹奏,接连不断的悦耳音乐,提高了神力运作。 
  耀眼白光笼罩了巫女的身体周围──跟日光明显不同的异质白光,亮得让人 有些睁不开眼。
 
    她们演奏的神乐,是重点强化速度的篇章,这也代表今天的课题是近身格斗。
 
  每一次来到斋宫,修伊跟千早都必须跟镇守禁地的大御巫战斗──而且不是 车轮战,是所有大御巫通通一起上。
 
    今天有六位大御巫留守,自然就得闯过这六位大御巫的防线才行。 
  千早很明白,眼前的每一位大御巫,都拥有大到不像话的胸部,实力也足以 与自己比拟,但她没有退缩的打算。
 
  下意识伸手摸向背后的野太刀,神力开始运作,忍受胸前传来的强烈搔痒感, 准备上前迎击。
 
  然而,一只手伸过来,毫无犹豫就摸了千早的乳房,手指陷入乳肉里面,显 示出乳房究竟有多么柔软。
 
    原本高速运作的神力,也硬生生被阻断了。
 
    「千早,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
 
    「……」
 
    无可奈何,千早只能点点头,退后几步。
 
  紧接着,两名巫女各自抄起手里的刀,刀鞘响起连串的铃铛声,重重踏了地 面之后,朝修伊攻击过来。
 
  黑色长发停在腰际,右侧脑袋垂着一段呆毛的巫女,以及将流顺黑发紮成马 尾,加上深灰色缎带的巫女,动作相当优美。
 
  如出一辙的脸蛋,应该算是姐妹吧,只是其中一名巫女给人的印象很温柔, 另外一名巫女则是洋溢着满满活力,对比可以说很极端。
 
  在神乐的辅助之下,巫女们的速度明显提高,几乎能跟千早比拟了,然而, 修伊却依旧站在原地,直到巫女们的刀快要送到眼前,修伊才有了反应。 
    「神乐阪伦花跟神乐阪乱花吗……?看来还是没有长进。」
 
  只看见修伊若无其事举起双手,却恰好分别拍在两名巫女握着刀的护手,让 攻击轨道产生偏移,从修伊的身边险险擦过。
 
  神乐阪姐妹的表情相当惊讶,没想到加上神乐演奏的这一击,竟然被轻描淡 写地化解,加上脚踝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倒,身体不由自主往前倾。
 
  同时,胸前传出强烈快感,乳头遭到碰触,让她们瞬间失去力气,脸红红倒 在修伊怀里。
 
    「啊啊!咿……呼啊……」
 
    「嗯嗯……修、修伊殿下……用力一些……」
 
    修伊双手毫不客气,直接伸进白色襦袢里面,揉捏大御巫的饱满胸部。 
  神乐能够加强巫女的身体能力,同样也会提高胸部接收到的快感,光是修伊 的手掌按在乳肉上,就足以让伦花跟乱花的身体发软了。
 
  原本高高撑起巫女服的碗型球体,现在出现被手指按压的淫秽形状,才揉没 几下,就产生了迷人香气,襦袢以胸前最高点为轴心,开始往外出现湿润痕迹。 
  随着手指动作,乳肉在巫女服里左右推挤,渐渐挣脱襦袢的束缚,雪白肌肤 摊在阳光底下,制造出「Y」字型的深影,乳头也跟着展现存在感,一滴一滴的 母乳渗了出来。
 
    「啊啊……嗯嗯嗯……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嗯……那里、不行……身体好麻……」
 
  伦花忍耐不住快感,低头看着一只手掌在自己的乳肉自在移动,水嫩嘴唇哼 出一连串的呻吟声,听起来甚是悦耳。
 
  乱花努力想要扳开修伊的手,但胸前敏感带连续遭到抚摸,乳腺生出一次次 酥麻感觉,让身体根本做不出有效抵抗。
 
  其他四名大御巫的神乐演奏没有中断,脸上却是皱起眉头,体内神力的流动 明显不同,感觉节奏遭到改变了。
 
  不对,与其说是节奏改变,更像是修伊刻意用这些呻吟声,打断神乐原有的 节奏,进而用呻吟声当作新的篇章複写上去,瞬间构筑出一曲新的神乐。 
  若是静下心来仔细聆听,可以发现呻吟声反而变成神乐的主轴,其他巫女的 演奏反而变成配角,产生出来的效果,就是让大御巫的胸前有一阵电流窜过,神 力转换成母乳,酥酥麻麻的快感冲向乳头。
 
  大御巫们对这曲新的神乐产生反应,神乐阪伦花跟神乐阪乱花更是受到直接 冲击,发情度直线上升,母乳加速分泌,乳房变成圆滚滚的半球型,如果不是襦 袢刚好挂在乳头的话,恐怕就当场上半身全裸了吧。
 
  就算修伊把手指张开到极限,顶多也只能抓住乳房的三分之一,多余乳肉从 指缝满了出来,把手掌整个吞进去看不见了。
 
    「呼啊啊……啊啊嗯……嗯嗯……呜、呜呜嗯!嗯、嗯嗯嗯嗯……!」 
    「……嗯嗯……咕、啊啊……嗯嗯、呼呜……哈啊、哈啊……嗯嗯……呀啊 啊啊啊!」
 
  强烈快感让伦花失去力气,用背部靠着修伊,脸红红哼着喘息声,没有任何 抵抗。
 
  乱花则是失去了抵抗意志,表情写满动人春潮,主动用胸部摩擦修伊的手, 希望修伊能够多揉几下。
 
    ──一阵异样的光芒。
 
  母乳从伦花跟乱花的乳头喷出,但并没有飞溅在地上,一滴一滴的白色水珠 凭空飘浮,在她们身体的周围缓慢流动,随后形成异样白光,构成某些特殊文字。 
  这种景象看在千早的眼里,是羨慕又是嫉妒,神乐阪姐妹的乳头受到神乐刺 激,从巫女服底下明显钻了出来,白色小袖透出鲜嫩的樱花色彩,湿润痕迹从胸 前渐渐扩大到腹部一带,就知道有多少母乳被挤出来了。
 
  为了方便让修伊挤母乳,伦花跟乱花甚至没有穿胸罩,胸部变得跟西瓜一样 圆滚滚的,却是违反重力往前横出,任由修伊揉捏雪白肌肤,乳肉变换出各种形 状,看得千早忍不住吞了口水。
 
  身为斋宫战力最强的带刀大御巫,胸部遭到抚摸的快感,自然也是一般巫女 的好几倍,乳房变得极为敏感,加上自己的呻吟声,当场被拿来当作神乐,这也 让身体出现生理反应。
 
  伦花下意识靠在修伊怀里,委身於乳房的快感之中,乱花则是压抑不住羞耻 心,想要缩起身体,但母乳越积越多,根本没有停止的迹象。
 
    同时──
 
    「啊啊、啊啊嗯……!啊、啊、啊……嗯嗯、嗯嗯……!」
 
  「哈啊、啊啊嗯……呼啊啊嗯……啊、啊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 …哈啊啊!」
 
  随着修伊的手指捏住乳头转动,剧烈快感让伦花跟乱花几乎站不住脚,身体 发抖哼出充满官能的声音。
 
  她们害羞低头,看见乳肉被揉到变形,感觉到神力迅速往胸部集中,乳腺快 速升温,白光也朝着乳头收束凝聚,母乳香味也瞬间变得浓郁芬芳。
 
  修伊双手完全陷入乳肉里面,丝毫不考虑留下抓痕的可能,捏住乳房根部按 压乳晕,同时摩擦乳头给予刺激。
 
  肿胀有如樱花花苞的乳头,此时角度稍微改变,大量母乳沿着乳房的险峻角 度流下,乳肉挂着许多香甜可口的乳白色线条。
 
  神乐阪姐妹的表情变得相当淫乱,呼吸声也越来越一致,彷彿抛弃所有理智 似的,伸出舌头喘气,口水沿着嘴角滴落。
 
    下一瞬间──
 
    「哈啊啊、啊啊啊……咕嗯……嗯、嗯……呀啊、啊……哈啊啊啊嗯!」 
    「呀啊嗯、嗯嗯……啊……哈啊、哈啊……呼嗯、嗯嗯嗯……!」 
    咻噜、咻噜……咻~~~
 
  伦花跟乱花的乳房出现异常热度,乳头发出白光,揉乳揉到能够发光,这也 算是很壮观了。
 
  白光的来源,就是大御巫胸前喷出来的母乳,神力压缩到最大极限后,从乳 头一口气喷发出来,白色水花的高度甚至越过她们头顶,最后掉在地面形成水渍。 
  乳头膨胀到几乎快要刺破巫女服,被修伊死死掐住的状况下,让白色小袖吸 饱水分,贴住乳肉营造出诱人坡度,腹部一带的布料则是直接悬空了。
 
  看着母乳不受控制喷出,神乐阪姐妹明显感觉到母乳的质跟量都有所不同, 体内神力更是多了好几倍,这就是有没有跟随神乐主的最大区别。
 
  直到母乳停止流出后,修伊放开双手,伦花跟乱花才失去力气,穿着凌乱不 堪的巫女服,露出洒满母乳的乳肉,表情陶陶然倒在修伊脚边。
 
  小袖完全湿透,飘出女性特有的母乳香气,连红色袴裙都紧紧贴着大腿根部, 浮现让人想入非非的湿润痕迹。
 
    「修、修伊殿下……可以吗?让我现在侍奉您……」
 
    「啊!伦花姐姐!明明是我先看上的!」
 
    而且,伦花再也克制不住冲动,伸手想要解开修伊裤子的皮带。
 
    看见这一幕,乱花也积极出手,拉住修伊的裤头,主动摆出侍奉的态度。 
    神乐阪姐妹胸部贴在一起,乳头跟乳头互相摩擦,磨蹭着修伊的下半身。 
  这种举动对千早来说,简直算是一种挑衅了,但她始终没有出手干涉,但这 并非基於一开始不能出手的命令,而是她耳朵下意识会接收主人的神乐,陶醉其 中。
 
  所以,那对比大御巫还要饱满几分的魔性乳房,也同样受到神乐刺激,巫女 服胸前的最前端,点缀着若有似无的樱花色,带有芬芳香气的母乳一滴一滴渗出, 发痒感觉让千早只能红着脸,握紧拳头忍耐。
 
    「咕噜……我的胸部也会变成这样吗……?好久没让修伊殿下揉了……」 
    「怎么办?身体变得好烫……光是看就忍不住了……」
 
    「胸部可以让修伊殿下这样揉,好羨慕伦花……」
 
    「讨厌!乱花现在的表情好色!」
 
  其他四名大御巫也无法逃离神乐的影响,即使她们努力演奏属於自己的音乐, 音符却早就被修伊的神乐拉着走,导致身体出现剧烈影响,快感纷纷集中到胸前 跟私处,让她们光是连站稳脚步都很难了。
 
  况且,神乐演奏非常消耗体力,还要同时跟舒服感觉对抗,维持理性不要崩 溃,乳头却早就高高翘起,在巫女服里面渗出母乳,让小袖完整服贴在乳肉上, 导致绯袴上方的布料完全绷紧,浮出好几条吸满母乳的直线痕迹。
 
  演奏神乐的最终阶段,就是神力让胸部分泌出母乳,这是巫女得以跟神灵沟 通的证据,也是跟神灵借用力量的代价。
 
  所以,即使大御巫们的神乐,已经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修伊也没有丝毫的愉 悦表情,只是当成完成一件例行公事罢了。
 
  即使修伊这么想,大御巫们却不认为是这么一回事,她们用充满期待的眼神, 等待修伊能够给予她们跟神乐阪姐妹一样的快感。
 
  修伊不想辜负她们的心意,应该说他不能辜负她们的憧憬,神乐主有回应巫 女的义务。
 
    ──因为他没有选择。
 
  所以,他甩脱了神乐阪姐妹,背对着身后欲求不满的强烈眼神,手指关节发 出声音。
 
  同时一个箭步,就瞬间突破四名大御巫的防禦,站在她们中间,伸出双手征 服周围的四对乳房,带出此起彼落的呻吟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突然就抓乳头……」
 
    「嗯……嗯嗯!好舒服……这就是伦花刚刚的感觉吗?」
 
    「修伊殿下……不用客气喔……可以吸我的乳房……」
 
    「咕……我的胸部才不会输给乱花……才不会输……」
 
    「演奏吧!演奏出属於我等的旋律!」
 
    少女此起彼落的娇媚声音,化为透明音符,回荡在斋宫的结界之中。 
[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