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小说  »  [ししゅんきのめざめ②~俺の彼女とふたなり妹が修羅場すぎる]作者:weixiefashi
[ししゅんきのめざめ②~俺の彼女とふたなり妹が修羅場すぎる]作者:weixiefashi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12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思春期的萌动2我的女朋友和扶她妹妹是修罗场
 
  在妹妹麻衣房间里发生的那件事情后过去了足足半个月,我才终于从那个时 候的肉体和精神打击中恢复过来。
 
  那天晚上在房间里的第一次之后,在浴室、房间里我又被连续强插了七八次。 在双性妹妹超巨大根的蹂躏下,我的肛门严重开裂,之后的整整三天不得不向学 校请假。
 
  某种意义上说是比被妹妹强奸瞬间更痛苦的三天。
 
  肛门伤痕累累,几乎坐不了椅子。更要命的是,因为超巨大根的极度扩张, 肛门括约肌严重拉伤,稍稍一动弹直肠里面的排泄物就往下漏,我只好凄惨地整 天都呆在厕所里面。
 
  而且,两天过去了之后,肠内仍然积存有麻衣的浓厚精液,时不时从开裂的 肛门流出来。
 
  对父母和学校我谎称是「不合季节的xxx病毒感染」什么的,费了好大劲 总算是敷衍过去了。一个星期之后,肛门的伤口逐渐痊愈,我总算是可以告别2 4小时蹲厕所的悲惨生活了。
 
  但是精神方面的创伤恢复起来就困难多了。
 
  从那天之后,这个家就不再是让人安心休憩的所在了,现在的这栋房子已经 成为了让人恐惧的魔窟。居住在这魔窟里的大魔王就正是我的双性妹妹麻衣。 
  无论是在走廊还是房间,只要一听到麻衣的脚步声我就会条件反射般地打哆 嗦,眼前麻衣天真烂漫的美少女笑颜和冷酷无情的巨大肉棒走马灯一样闪过。 
  而且更要命,随之回想起来的是前列腺和肛门被暴虐的快感。明明是很痛苦 的事情,明明是屈辱至极的事情,但可悲的是,仅仅是回想起麻衣的大肉棒,我 的下半身就开始有反应。
 
  被妹妹轻蔑的目光俯视着,肉体完全屈服在大肉棒的淫威之下,内心充满了 屈辱感和劣等感。麻衣对我做的事情,与我之前想象的性爱完全不是一回事。我 只是……只是单纯被妹妹当成是性处理玩具,被用来强奸发泄性欲而已。 
  那时候,惨遭麻衣反复强暴的我头脑几乎一片空白,只剩下最后一点理性的 碎片——那就是我的女朋友。
 
  当然,与麻衣之间性欲的施暴和被虐关系完全不一样的,普普通通的纯爱关 系。
 
  普通的同班同学,普通的温声笑语,普通的女孩子。
 
  那就是我心里仅剩的一点点慰藉。
 
  麻衣对我有女朋友的事情一无所知。
 
  从那之后,麻衣开始积极地挑逗我的下半身。
 
  仅仅穿着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洗完澡后裹着毛巾就进入客厅,还特意坐在 我旁边,诸如此类的。每一次,麻衣跨股之间的那巨大凶器都有意无意地挺立出 来,在我眼前怒发冲冠,挑逗着我的下半身。
 
  令我感到屈辱的是,我竟然每一次都有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那明明是把我折磨得半死不活的凶器啊!
 
  照麻衣的这种积极劲头,我的自尊和肛门被妹妹再次暴虐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虽然对此心知肚明,但我却毫无办法。因为面对麻衣那凶猛的巨大肉棒,我 是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一学期毕业仪式的那天晚上,也就是暑假的前夜,我躺在房间的床上和女朋 友通电话。当我们正商量着第二天的约会行程时,房间门突然被撞开了。半裸的 麻衣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冲了进来。
 
  「放假啦!终于到了肉棒时间啦!」
 
  麻衣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只穿了一双白色的过膝袜。足足有三十厘米长的大 肉棒理所当然地在胸前挺立着。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被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发出了女孩子一样的惊叫。
 
  「怎么了?凉太君,没事吧?」
 
  女朋友在电脑那头关心地问道。
 
  「没事没事!对不起,先挂了!」我急忙挂断电话,心里祈祷她千万不要听 到妹妹的叫声,特别是「小鸡鸡」这个词……
 
  「笨、笨蛋,进门前要先敲门啊!」
 
  「哈?」
 
  妹妹轻蔑的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像是在看厨房的可回收垃圾。
 
  「进自己玩具的房间不需要敲门的吧……」
 
  麻衣一边说着一边在我面前卖弄巨大的肉棒。小臂一般粗大的肉棒上密布暴 起的青筋,一下一下地脉动着,显得凶狠无比。
 
  我不由全身颤抖,在床上连连后退,在床角缩成一团,同时夹紧了大腿,生 怕被麻衣发现我竟然有了反应。
 
  「这家伙突然来了精神,你给我处理一下吧……」
 
  「呃……呃?」
 
  这家伙!真的把我当成了性处理玩具了!
 
  「怎么?想要反抗麻衣吗……」
 
  麻衣可爱的脸上泛出了危险的微笑,胯下怪物一般的大肉棒威胁似的挺了挺。 
  我吞了口唾液。
 
  「不、不……我、我知道了啦……」
 
  我不情不愿地将脸靠近妹妹的大肉棒。
 
  「呜……」
 
  浓烈的腥臭味,像是腐烂的鱼贝类一样——这是什么啊?完全不像是女孩子 身上应该有的味道!
 
  「啊,忘记告诉你了,今天社团活动时出了很多汗,为了哥哥麻衣特地留着 小鸡鸡没有洗哦……」
 
  「啊?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呢……想要欧尼酱好好品尝一下嘛……」
 
  「你、你这——」
 
  呜。以前因为感冒而有过连续几天没洗澡的事情,那时候自己身上也有相似 的味道。但是,在程度上麻衣肉棒的味道要浓烈好几倍。呜,不愧是麻衣的怪物 级大肉棒,连气味也是怪物级的啊。
 
  让我感到羞愧的是,我胯下的迷你小鸡鸡开始发硬了。
 
  麻衣将大肉棒顶在我的脸上,在我的嘴唇边来回摩擦。
 
  「霍拉霍拉,快点舔干净啊,欧尼酱……」
 
  「呜呜……」
 
  我只好忍着恶臭,张开嘴巴,将舌头伸向妹妹大肉棒的龟头。
 
  就在我嘴巴张开的那一瞬间——
 
  「唔嗯!!!」
 
  麻衣突然捉住我的头部,一口气将肉棒捅进了我的口腔里。小臂粗的大肉棒 一下子挤满了我的口腔,坚硬的龟头更是直接伸到了喉咙里,我一阵反胃,差点 一口气没喘上来。而令我不寒而栗的是,插进我身体里的部分仅仅是大肉棒的龟 头和前端一小段,后面超过三分之二的部分还在外面。如果整根肉棒都插进我的 嘴巴里,那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开始了哦,欧尼酱~ 」
 
  麻衣欢快地笑着,按住我的头发开始在我嘴里抽插起来。
 
  大肉棒挺着硕大的龟头一次次顶到了我喉咙深处,带着恶臭的苦咸味在嘴巴 里扩散开来,我不住地想干呕,难受极了。同时,因为脑袋被麻衣强行按在胯下 前后抽送,剧烈的摆动带来的眩晕感使得脑袋嗡嗡作响,大脑昏昏沉沉,意识渐 渐开始不清醒了。
 
  让我最无地自容的是,嘴巴正在被狠抽猛插着,底裤里的迷你小鸡鸡却越来 越硬,没几分钟就凄惨地射了出来。
 
  「明天开始就是暑假了哦,欧尼酱……明天开始,欧尼酱就要做我的专职性 玩具了。不管白天还是晚上,就算哥哥睡觉的时候也一样,麻衣会用这根大肉棒 狠狠地插进欧尼酱的每一个洞穴里,一刻也不会让欧尼酱放松的,做好心理准备 哦!」
 
  「唔唔唔……」
 
  开、开玩笑的吧?这种悲惨的生活要持续三十天以上?
 
  不可能的!要是每天都要被这样狠肏,我绝对会被生生肏死的!
 
  「说起来欧尼酱,刚才是在和谁通电话?女朋友吗?」
 
  「唔呜呜呜……」
 
  「呼呼……明明只是麻衣的性玩具,竟然偷偷有了女朋友啊,还真是能干呢 ……」
 
  突然,麻衣松开了我的脑袋,同时巨型肉棒在我口内射了出来。怪物肉棒射 出的精液劲头惊人地强劲,我被冲得仰面倒在床上。巨型肉棒啪的从我口内脱出, 后续射出的精液洒得床上到处都是。
 
  「呼噜——」
 
  腥臭的精液灌满了口腔和食道,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咽下去,但仍有不少残留 在口腔内。
 
  正当我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心想总算是把暑假第一天晚上熬过去的时候, 突然看到麻衣像是生什么气一样,满脸不爽地俯视下来。
 
  麻衣一言不发,双手捉住我的两腿高高举了起来。
 
  「呃、呃?难、难道……」
 
  麻衣还是板着脸,把我的两腿拉得更开,接着又强行脱下我的底裤,露出屁 股和肛门。
 
  「住、住手啊!」
 
  小的可怜的小鸡鸡因为刚射过精而软塌塌的,小小的龟头上还沾着几滴可怜 的精液。我窘迫难堪,被妹妹强暴嘴巴而高潮射了的这种事情,实在太丢脸了, 铁定又要被麻衣狠狠地羞辱一番了。
 
  但麻衣什么也没说,直接将涂满了唾液和先走液的大肉棒顶在了我那刚刚结 疤的肛门外。
 
  像拳头一样粗壮的龟头乌黑发亮,硬的像铁一样,却偏偏长在皮肤光滑的女 孩子身上,真是太违和了,就像是怪物一样,贪婪凶暴地窥视着我的肛门。 
  我不寒而栗。
 
  「求、求求你了!!不要啊!!拜托了!!好不容易才愈合的,要是这样做 的话又要躺好多天的!!我明天还有约会的啊……」
 
  一瞬间,麻衣似乎对「约会」这个词有了异样的反应,动作停了下来。 
  对、对啊,就算是麻衣,也不可能鬼畜到把约会前夜的哥哥强暴到腰腿站不 起来的吧……
 
  「咕!」
 
  ……这种天真的想法瞬间就被下半身的剧痛冲击得烟消云散。
 
  一点前戏也没有,麻衣的大肉棒一口气就插进了我身体里。好不容易结好的 累累疮疤一下子全都被撕裂开了,肛门顿时鲜血淋漓。
 
  伴随着伤口的剧痛,好不容易才淡忘的、噩梦般的感觉又回来了。
 
  「太过分了……」
 
  我忍不住当场哭了出来。
 
  在妹妹的欺凌下,身为哥哥的我伤心地哭了。
 
  那个噩梦又要开始了。
 
  明明好不容易才养好的身体,好不容易才粘合起来的自尊心,一下子又被击 得粉碎了。而且,明天还有约会的啊,这下子百分百去不成了。
 
  「好过分啊……」
 
  对嘤嘤啼哭的哥哥一点怜悯也没有,麻衣挺动腰部,巨型大肉棒在我的体内 抽插起来。不知为什么,麻衣的强奸比上次粗暴好几倍。腰部激烈地摆动,肉棒 也比上次插得更加深,手臂般粗大的肉棒一遍遍地在我的肛门里抽插,我痛得惨 叫连连,感觉好像屁股都被撕成了两半。
 
  三十多厘米长的粗大肉棒一次次冲击我的身体深处,我的胃都被压迫变形了, 阵阵想吐的恶心感觉涌上来。
 
  麻衣板着脸,对我的痛苦和哀鸣不屑一顾,腰部和臀部激烈地摆动,像是野 兽一样冷酷地强奸着我的屁眼。
 
  地狱一样的爆菊持续了超过十分钟,怪物大肉棒在我的直肠里开始了盛大的 射精。
 
  「咕噜噜咕噜咕噜咕噜——」
 
  海量的浓精在我的体内喷涌出来。因为肛门已经被大肉棒撑得一点空隙都没 有了,汹涌的精液流全部向上涌进了十二指肠和胃部,肠胃一下子灌得满满的,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肚子像是吹气球一样涨起来,心里充满了屈辱。
 
  麻衣板着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蔑,「哼哈,真像懒蛤蟆一样呢。」
 
  麻衣说着用力一顶,小腹啪的打在我的屁股上,发出了响亮的声音,大肉棒 也一下子顶住了我的胃部,我哇的一声吐了出去。吐出来的东西,除了晚餐的食 物残余之外,更多的是麻衣从肛门打进来的精液。我一遍遍地呕吐,白花花的浓 精被我吐得脸上、身上、床上到处都是麻衣鄙视地看着我。「真像是在用嘴巴射 精呢,变态的欧尼酱。」麻衣的目光移到了我的迷你小鸡鸡上。就在我被麻衣强 暴的时候,小鸡鸡第二次射出了少得可怜的精液。
 
  「啊啊……那么几滴稀薄得像水一样的东西,就是欧尼酱的精液吗?真可怜 啊,比麻衣的先走液都还不如呢……啊啊,被麻衣玩弄成这样都还能高潮啊?而 且还是两次!欧尼酱,你难道一点都不害臊的吗?」
 
  麻衣说着,一脚把我的睾丸和阴茎踩在脚下。
 
  「啊……」
 
  「真想像踩青蛙一样把这小东西踩烂呢,欧尼酱……」
 
  忍受着残忍的微笑和鄙视的目光,我在麻衣的脚下像女孩子一样不住地啜泣。 
  「呜呜……太过分了……明明说好只用嘴巴的……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 么要这样……呜呜。」
 
  「呼呼,区区一个肉便器欧尼酱,竟然还敢有不满?」
 
  麻衣用力碾压着我的小肉棒和睾丸,语气中威胁味道十足,吓得我不敢再有 半点牢骚,生怕惹得麻衣不快又要被强暴一番。
 
  麻衣冷笑一声,松开美腿,从旁边捡起我的裤子,就把它当做抹布开始擦拭 自己沾满浓精的大肉棒。
 
  「霍拉……看看麻衣的肉棒牛奶……和欧尼酱比起来强太多了吧……欧尼酱 那点清水一样稀薄的精液,就算射进女朋友的贱穴里也铁定没办法受精的拉…… 哼,哥哥这种劣等遗传基因根本就没有资格存在这个世界上!」
 
  麻衣把被精液弄得又黏又脏的裤子扔到我头上,胯股之间的大肉棒仍然高高 挺立,一点也不像是刚刚完成了盛大射精、差点把我活活艹死得样子。
 
  「我说啊,欧尼酱既然作为男人已经没有任何存在价值了,还不如老老实实 作为麻衣的性奴隶过一辈子呢!对吧,欧尼酱?」
 
  麻衣以充满嘲讽的语气说完,扬长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在床上啜泣了好久,等到肛门和肚子好不容易舒缓了一点,才拖着又痛又 胀的下半身走去浴室清洗身体。
 
  我费了好大的功夫,总算把肚子里大部分的精液都拉出来了。麻衣的精液浓 厚得像果冻一样,清洗过程中几次堵塞了排水口,看得我又是一阵阵胆颤。 
  洗完澡之后已经是深夜两点了,我精疲力尽地回到床上,给女朋友发了一封 「对不起,明天的约会去不了」的手机邮件。裂开的肛门一阵阵疼痛,我鼻子一 酸,忍不住在被窝里又开始哭起来了。
 
  就这样,我一边抽泣着一边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地醒了,远远听到妹妹朝气十足的「我出发了!」 声音。
 
  说起来,麻衣之前好像提到过今天开始就是社团活动的集训来着。
 
  暑假才第一天就这么辛苦啊……
 
  而且……明明昨天晚上才那么凶猛地强暴了我,第二天就能精神饱满地去参 加运动系的社团活动,这种变态等级的身体能力真是令人羡慕。如果是一般人, 做完那么激烈的腰腿运动后,起码要腰酸背疼好几天才能恢复……
 
  麻衣升上中学之后参加了柔道部。虽然看起来身体纤细,相貌也很甜美,但 实际上却是柔道部最强悍的主力部员之一。腰力、腕力什么的,对我这个废柴哥 哥来说早就是无敌大魔王的等级了,真要压倒我的话,我是连一点抵抗能力都没 有的。
 
  只要麻衣和我还同在这个家里,我就永远不可能从恐怖中逃脱的吧——一边 哀叹着这样绝望的现实,我一边努力从床上爬起来。
 
  「唉……」
 
  我唉声叹气地穿好衣服,走到楼下。家里静悄悄的。
 
  这么说起来,老妈也去亲戚家了,要到明天才能回来。
 
  唉,好不容易定下的约会也泡汤了。明明应该是快乐的暑假的第一天,结果 却只能悲哀地一个人呆在家里。
 
  正在这时——
 
  叮咚。
 
  门铃响了。清脆的电子声在静寂的房子内显得格外响亮。
 
  有邮寄?
 
  我一边猜想着一边走到玄关前打开房门。
 
  站在门外的是泉水绘里。
 
  「泉、泉水?你、你怎么会……」
 
  我顿时又惊又喜。
 
  「咕嘿嘿……我来看你了……」
 
  泉水绘里。
 
  市立第三中学二年B班学生。
 
  班长。
 
  学生会长助理。
 
  茶道部副部长。
 
  另外还有就是,我的女朋友。
 
  长长的黑发束成马尾拢在脑后,总是带着眼镜,显得有点童颜,非常喜欢穿 可爱衣服的美少女高中生。
 
  而且……还是学校首屈一指的巨乳。
 
  除此之外,为人善良、成绩优秀、人望极高、工作能力超强的万能优等生。 
  虽然她本人很低调,但这种明星等级的高中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 焦点。我也不例外,当换班成为同班同学之后,我也立刻开始在意起来。 
  不过要先声明啊,我并不是因为被那对巨乳吸引的……
 
  6月。
 
  每天都是眼花缭乱的高中生活,黄金周还很遥远,五月病也已经消退,正是 开始各种各样活动的时期。
 
  就在那个时期,泉水突然主动向我靠近。
 
  「如、如果可以的话,能、能不能和我交往……」
 
  当时的我还以为在做梦。再三确认不是开玩笑之后,我当然答应了下来。 
  经过几次笨拙的约会,我们俩在一次游乐场约会中终于做了——接吻这样的 事情。
 
  然后就这样,交往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三个月左右了。
 
  也差不过该到了那个那个的时候了——我们双方都有类似的想法。
 
  然后今天,暑假的第一天,泉水因为约会被取消而来看望身体不适的我—— 而且家里刚好一个人都没有……
 
  还有,或许是因为暑期的缘故吧,今天的泉水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保守的制 服,而是一身清凉的便服。
 
  胸部和肩膀大大露出的无袖T恤,还有露出大腿的热裤。
 
  看着泉水胸口暴露出来的深沟,我不由咽了一口唾液。这幅光景对青春期男 生真是杀伤力超群。
 
  「太好了,昨天通电话时的样子怪怪的,我还很担心呢。现在看起来没有什 么大碍呢。」
 
  「哦、哦,是的。害你还特意跑来,真是不好意思。」
 
  泉水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不时偷偷地看我的表情。
 
  「呐,凉太君……嗯、呃,那个……其实啊,我、我想那个……我想凉太君 今天一个人在家,就想来让凉太君打起精神来……」
 
  「啊,谢谢。」
 
  「嗯,那个,我听别人说——啊,真的是听别人说的,我听说给男孩子打气, 就、就要这个……」
 
  泉水扭扭捏捏地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比烟盒稍大一点的纸盒,上面印着色彩鲜 艳的图案。
 
  「所、所以我就把这个拿来了……可、可以吗?」
 
  泉水很害羞地把那盒子挡在了面前,涨红了脸不敢看向我。
 
  那个盒子上清晰地印着「超薄!0。02mm!直接感受射精的冲击!」的 字样。
 
  「可、可以做吗?凉太君?」
 
  「咦咦咦——」
 
  我大吃一惊的同时,比惊讶高出一千倍的喜悦涌上心头。
 
  在这瞬间,屁股迸裂的隐隐疼痛被抛到了千里之外。
 
  我领着泉水走到我房间门前,这时候我才突然注意到一件严重的事情。 
  昨天晚上被麻衣强暴之后,因为全身又累又痛,加上心情低落,所以没有收 拾房间直接就睡了。现在房间里面沾满精液的床单、裤子、内衣什么的还摆的到 处都是,房间空气中更是充满了麻衣特浓精液的可怕腥臭。
 
  好险好险。
 
  这样的房间绝对不能让泉水看见。
 
  但是……直接在地板或者客厅沙发上做又不太合适,老妈的卧室什么的—— 还是算了吧。这样排除下来,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个了……
 
  「对不起,泉水,我突然想起来,我房间里的被子床单刚拿去洗了。那个,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到我妹妹的房间做吧?」
 
  「呃?这……合适吗?」
 
  「没关系没关系,我、我和妹妹的关系……关系非常好,这点小事应该没关 系的……」我心虚地说道,「而且,麻衣她去参加社团集训了,后天才会回来。」 
  「这……」
 
  泉水还有些犹豫。
 
  「而且你想想啊,这样子不是会有背德感吗?或许会更加兴奋呢……」 
  我在说什么啊,笨蛋!慌张也不能这样胡言乱语吧!啊,要被泉水讨厌了… …
 
  「嘿嘿,原来凉太君这么变态啊……」
 
  泉水噗嗤一笑,看到我还窘迫地站在原地,就大大方方地自己带头走进了隔 壁麻衣的房间。
 
  「啊,是、是有点……嘿嘿。」
 
  我不好意思地边挠头边跟了进去
 
  还好,泉水不是那种太保守的女孩子,太好了。
 
  …………
 
  泉水纤细的手指慢慢地脱下我的裤子。
 
  虽然家里没有人,但在那个恐怖大魔王麻衣的床上鬼混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太 胆大妄为了。
 
  躺在麻衣的床上,闻着熟悉的麻衣的味道,想着麻衣可怕的大肉棒和疯狂的 强暴,我的心脏不安地直跳,可怜的小肉棒也紧张得只有拇指般大小。
 
  「凉太君,好、好大……」
 
  泉水红着脸说道。
 
  我心里却有点不是滋味。
 
  该不是在安慰我吧?
 
  ——还是说,这是泉水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肉棒,根本没有大小的比较标准? 
  一瞬间,麻衣的巨无霸大肉棒的幻影闪现在我眼前,并与我那可怜的小鸡鸡 重叠在一起。在麻衣那比手臂还粗壮的大肉棒面前,我的小鸡鸡显得及其渺小。 渐渐地,我的耳边开始回响起麻衣轻蔑的嘲笑声。
 
  然后,泉水用舌头舔了我。
 
  动作很生硬,明显的没有经验,就像是小猫在舔盘子里的牛奶一样。有那么 一瞬间,我冲动地想像麻衣一样捉住泉水头发给她玩口爆。但是腰部的一阵酸软 和小鸡鸡的可怜尺寸让我马上泄了气。
 
  而且,这时候我又遇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那个「超薄!0。02mm!」套不上我的小鸡鸡!
 
  当然不是因为我的小鸡鸡太大了,而是恰恰相反。「超薄!0。02mm!」 避孕套套进我的小鸡鸡后,松紧环根本没有拉伸,直接就滑落下去了。
 
  怎、怎么会这样!
 
  我的自尊心再次遭受重重创伤。
 
  其实,如果是几个月前的我,这种尺寸的避孕套还是勉强可以用的,但是这 几个月里我接连被麻衣强暴和凌辱,精神和肉体上都萎缩了许多,结果就…… 
  不过好在泉水也是第一次看到避孕套,所以没有感到太奇怪,似乎还以为男 人正常的尺寸就是这样的……
 
  我连忙从针线盒中扯出一段细线,胡乱在避孕套根部扎了几圈,总算把避孕 套套在了小鸡鸡上。
 
  经过这几番波折,我的腰部有点酸软了,昨天晚上被麻衣强奸的屁股也痛起 来,似乎是肛门附近的伤口开裂了。
 
  但是!我的女朋友正趴在床上抬着屁股等着我呢!——虽然正常体位不需要 把屁股抬起来啦,泉水……
 
  ——所以!就算我再怎么疼痛难忍,都不能让泉水失望啊!
 
  然后——
 
  我人生中第一次插进了女孩子的体内。
 
  「阿喏……凉太……我、我还是第一次……」
 
  泉水满脸羞涩地对我说,那个羞红了的脸蛋可爱极了。
 
  「没关系,我、我也是第一次。」
 
  被麻衣嘲笑为「小东西」的小鸡鸡在泉水的身体内进出几次之后,床单上多 了几点红色。
 
  就这样,我向泉水奉献了我的童贞,同时也夺走了泉水的处女身。
 
  我一边揉着泉水哈密瓜一样雄伟的胸部,一边继续抽插着,泉水也努力配合 着我。
 
  但是,我却没有感到相应的幸福感。
 
  随着插拔的继续,麻衣恶魔大肉棒的阴影再次逐渐笼罩下来。
 
  那凶猛的恶魔肉棒钢铁一样的硬度,火一样的滚烫,还有那撕裂身体一般的 强悍力量在我的脑海中渐渐重现。隐隐约约地我产生了某种错觉,仿佛麻衣的大 肉棒正顶在我那毫无防备的屁股上,正随时准备猛插进肛门中一样。
 
  我惊慌地扭头往背后看去。
 
  背后当然什么也没有。
 
  我咽了一口唾液。
 
  可恶。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
 
  我发泄一样更加用力地插拔泉水的身体。
 
  「凉、凉太君……怎、怎么突然激烈起……」
 
  「啊啊啊——」
 
  我大叫一声,全力射精了。然后我有点脱力地停了下来。
 
  泉水等了几秒钟,奇怪地回头问道。
 
  「怎么了?」
 
  ——泉水……似乎对我刚才在她体内射精了的事实……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
 
  我一下子怔住了,然后赶紧掩饰说道:「没、没什么!我们继续吧。」 
  为了不让泉水起疑心我拼命挺腰运动,心里却五味杂陈。
 
  我想起了麻衣的射精。
 
  麻衣的射精就像高压水枪塞在肛门里全力全开,仿佛五脏六腑都被冲击得扭 曲错位一样,狂射进来的特浓精液甚至一直倒灌到了胃部。
 
  而我的射精……甚至都没能让泉水有所察觉……
 
  就算戴了避孕套,但那是「超薄!0。02mm!直接感受射精的冲击!」 啊,根本无法作为借口。
 
  ——我和麻衣之间差距,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强烈的自卑感顿时涌上心头。
 
  在这自卑感的作用下,我拼了命一样狂操起泉水来。原先有点萎靡的小鸡鸡 也精神了一点。
 
  又抽插了几个回合。
 
  「泉水,翻过来可以吗?」
 
  「呃?可、可以……」
 
  泉水笨拙地配合我的动作,把身体翻转过来,变成了后入式的姿势。
 
  「咕嘿嘿,好像小狗一样呢……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泉水害羞地说道。
 
  「对、对不起……」
 
  泉水摇了摇头。
 
  「嗯唔,只要凉太君喜欢就好。」
 
  我双手抓紧泉水的腰,开始抽送,动作由缓而急,泉水渐渐漏出了「啊~ 啊 ~ 啊~ 」的可爱呻吟声。
 
  「凉、凉太君,你、你的变、变大了……啊……」
 
  泉水平日稳重端庄的声音此刻显得格外柔弱可怜,令人忍不住想让她发出更 多更多这样可怜的呻吟。
 
  像这样子从背后插入女孩子的身体里,让人不由产生一种支配感,好像自己 格外……
 
  ——这个样子,不就是昨天晚上麻衣强暴我时的姿势吗?
 
  我突然意识到。
 
  的确,简直一模一样。
 
  只不过像小狗一样趴在床上无力哭泣的是我,而在背后哈哈大笑、肆意抽插 的是麻衣。
 
  ——而且,当时的我比现在的泉水软弱无力十倍;并且当时的麻衣要强悍疯 狂十倍。
 
  渐渐地,我的视界中出现了奇怪的幻觉。好像眼前被狂操着的不是泉水,而 是我自己。幻影中的我无助地趴在床上,头埋在床单里嘤嘤啼哭,屁股正被手臂 般粗壮的大肉棒疯狂抽插着,肛门开裂迸出的鲜血和射出的特浓精液一屁股都是。 
  强烈的自卑感又涌了上来。
 
  啊啊啊啊,我是男人啊!
 
  我心里狂叫起来。
 
  我的肉棒也是可以让女孩子呻吟起来的!
 
  我才不是什么抖M!
 
  我自暴自弃地疯狂猛插泉水的蜜穴。
 
  似乎是我的动作太粗暴了,泉水稍稍把脸往回侧,我看到有点歪的眼镜镜片 后出现泪光。
 
  「对、对不起,泉水,我是不是太粗暴了……」
 
  「不……很、很舒服哦……我、我喜欢凉太君……」
 
  泉水一边呻吟一边像这样的我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我也喜欢泉水……」
 
  我从背后抱起泉水,她也努力扭过头来,我们俩吻在了一起。
 
  我们俩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彼此的唾液相溶成为一体……
 
  好温暖……
 
  ——我心里刚刚生出这样的幸福想法,突然背后砰的一声,房间门被打开了。 
  「啊!?麻、麻衣!?」
 
  回头看到麻衣的可爱微笑,我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一阵世界末日的恐惧感顿时笼罩下来。
 
  泉水羞红了脸,连忙用床单——每晚包裹着麻衣恶魔大肉棒的床单遮住了身 体。
 
  「啊哈哈,欧尼酱,好像很爽的样子呢?」
 
  麻衣穿着水手服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天使般可爱的笑容。
 
  但是我却全身一片冰冷,膝盖和屁股情不自禁地战栗起来。
 
  「麻、麻衣……你、你的社团集训呢?」
 
  「嘛,一点小意外。在更衣室和肉奴——前辈的大姐姐进行『深刻交流』时 被教练发现了,结果被禁足了。咕嘿嘿?」
 
  麻衣发出了可爱的顽皮一笑。
 
  我是知道的。
 
  柔道部中很多女孩子都被麻衣的恶魔大肉棒征服,沦为她的肉奴隶的事实。 
  不仅是刚入学的后辈,甚至一些高年级的前辈学姐一样。只要是被麻衣看上 的,无一例外最终都会屈服在那根可怕的恶魔大肉棒之下。
 
  麻衣随手把肩上的运动包随便扔到地上,越过我的身边走到房间另一边,在 书桌前坐下。
 
  「啊,没事的,欧尼酱你们请便好了,不用在意麻衣的。请继续吧?」 
  「啊,那个,麻衣、我……这个是、不是……」
 
  我急得满头大汗。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捉奸在床一样,我拼命想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却一句完整 的话都说不出来。
 
  「啊、阿喏,麻衣妹妹……实在是对不起,我、我们没经你同意就随便用了 房间……还让你看到了这么丢人的样子……被吓到了吗?实在是对不起……对不 起……」
 
  对麻衣凶暴邪恶本性毫不知情的泉水连连向麻衣道歉,声音轻得像几乎听不 到。
 
  麻衣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继续用天使般的可爱微笑地盯着我。
 
  「没听见吗,欧尼酱?我说了,『请继续』!」
 
  「但、但是麻衣啊……」
 
  「哦,没听见吗?」
 
  麻衣的微笑渐渐变得冰冷起来。
 
  一想到那天使般可爱笑容背后的冷酷,我不由战栗起来。
 
  不,不可以反抗麻衣……
 
  我内心深处告诉我。
 
  但是……
 
  我又看向泉水。
 
  泉水羞怯地躲在床单里,只露出小半张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但是……
 
  仅仅一瞬间,我就作出了决定。
 
  根本不需要思考,仅仅凭着动物的本能就作出了决定。
 
  别无选择。
 
  麻衣的话是绝对不能违背的——
 
  我慢慢转向泉水,但突然发现,经过刚才的一系列事情,自己的小鸡鸡已经 软趴趴地躺下了。
 
  我不得已握住自己的小鸡鸡开始套弄,但是已经射过了一次,又刚受了惊吓, 一时半会怎么也硬不起来。
 
  看到我尴尬的样子,麻衣不怀好意地坏笑起来。
 
  「怎么了,欧尼酱?要不要麻衣来帮帮你啊?」
 
  我全身一震。
 
  麻衣的帮忙?不!绝对不要!
 
  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到麻衣那恐怖的恶魔大肉棒就在我屁股上磨蹭着,并准 备随时侵入到我的无助的肛门中。
 
  我咽了口唾液,连忙加大力气,已更快的速度套弄小鸡鸡。小鸡鸡的皮都快 被我搓破了,终于,那拇指般大小的小东西总算又坚挺起来,变得差不多有两根 指头般大小了。
 
  我走到泉水身边,拉开她身上的床单,把小鸡鸡顶在泉水紧闭的秘所旁边。 
  泉水吓了一跳。
 
  「呃?呃——凉太君,你这是……不行,在妹妹的面前这样不行,太羞耻了 ——」
 
  「对、对不起了,泉水!」
 
  看着泉水惊恐和抗拒的样子,我满心愧疚。
 
  但对麻衣的恐惧完全压倒了对泉水的愧疚。
 
  我一边拼命道歉一边把小小的肉棒顶在泉水的蜜穴外。
 
  但因为过于紧张,我哆嗦了十几秒钟也没能够正确地插进去。
 
  快啊,快进去啊。
 
  我在心里拼命喊道。但手上却更哆嗦了。
 
  快点进去啊。
 
  再不快点,麻衣就要……
 
  终于,小鸡鸡对准了蜜穴,就在即将要插进去的瞬间——
 
  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背后把我击倒,我整个人倒在泉水身上,小鸡鸡也顺势咻 地整根没入了泉水的蜜穴中。
 
  「啊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